搜索:
分享到:
凡人修仙传最新章节凡人修仙传-61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仙侠 凡人修仙传凡人修仙传-61

凡人修仙传-61

    凡人修仙传-61

也不怕孙二狗心怀不轨,打其他主意。

  孙二狗亲眼见过曲魂的大展神威,因此接过小钟后格外的惊喜,胆色立刻就壮了许多。

  “多谢公子厚爱,小人一定对公子肝脑涂地!”不过他也机灵的很,知道自己即使真当了四平帮的帮主,也只是这位大爷的傀儡,因此一有机会,仍不停的大表忠心。

  “你回去准备一下吧!只要那位帮主一死,你就趁乱接管过四平帮。但有一点你要牢记,把那位见到男女神仙的家伙,给我毫发无损的送过来,我有话要问他,记下了吗?”韩立最后一句话说的严厉无比,显然对此非常的重视。

  “请放心,公子爷!小人一定会把他完完整整送来,决不会让公子失望的!”孙二狗立即手拍胸膛、赌咒发誓道,看上去一脸的精忠模样。

  “知道就好!带上曲魂下去吧。再次来见我时,你就是一帮之主了!”韩立不动声色的吩咐道。

  “小人告退了!”孙二狗见韩立下了逐客令,马上识趣的退出了屋子,而曲魂则紧跟其后。

  等到孙二狗刚离开屋子,韩立就起身站了起来,他在屋内转了半圈后,突然一张嘴,轻吹了一声婉转悠长的口哨,结果那云翅鸟从窗外一头扎了进来,停在了韩立的肩上。

  韩立从怀内取出一个瓶子,倒出一粒云翅鸟最爱吃的“黄栗丸”,轻塞进了鸟嘴里,然后柔声道:“小家伙,跟上那个刚走出屋子的人,如果他一离开此城范围想逃的话,就马上就来告诉我。”

  云翅鸟,听完韩立此话后,极通灵性的鸣叫了几声,就又飞出了窗口,消失在空中。

  (书友若觉得好看,请别忘收藏本书)

第一百二十一章 潇湘院

  (应一些书友要求,忘语从明天起,把三章合为两章,每章三千字。看看效果如何?会不会阅读起来顺眼一些!)

  沈重山现在的心情很不错,因为他正坐在潇湘院的包房内,拥着一位娇艳异常女子,用大手在其娇躯上粗鲁的乱摸个不停。

  也许是因为沈重山太猴急了点,惹的那艳媚女子一阵“咯咯”的娇笑个停。

  “金姑娘,我看你就从了我们帮主吧!我们帮主可头一次对女人这么痴心,连帮中的事务都没有处理完,就急急忙忙到这儿来了。”说话的人,是一身穿肥大灰衫的黑胖子,此人腰大如水桶,足有平常人两个那么粗,说完此话后,就立刻有些气喘起来。

  “就是的,金芝姑娘!我们帮主可一连五天,天天下午都来捧你的场,花了不少的银子!可你倒好,只让我们帮主搂搂抱抱一下,连夜都不让过一次。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这次开口的是一个脸上有颗黑痣的中年儒生,此人的双目流露出阴狠之色,看来是个工于心计之人。

  在此房内内,除了沈重山外,还另有其他三人,正是四平帮的三大护法。

  黑胖子是“狂拳”钱进,别看其奇胖无比,可一手“疯癫十八打”却练的熟练之极,击毙过不少颇有名气的高手。

  儒生则是“毒秀才”范沮,虽然练有一手凌厉的“雪风剑法,但令他名声在外的却是他心黑手狠的毒辣心肠。

 ▲呆在一旁,始终没有开口说话的黑衣人,则是三大护法中武功最高的“飞刀”沈三。这人的十八柄飞刀连发的绝技,替沈重山除去了不少前来寻仇的高手名宿,再加上他本人也是沈重山的远亲,因此在帮中最得沈重山的器重。

  这三人也和沈重山一样,怀内都有一位面貌姣好的女子坐陪着,只是这些女子都没有沈重山怀里的那位,长的那么娇艳,那么丰满,还有那么风情万种。

  此时这位咯咯笑着的小金芝,听闻“狂拳”和“毒秀才”范沮如此一说,立刻两眼雾气腾腾,似乎随时都有泪珠掉落下来。

  “范爷和钱爷这样说人家,可真是冤枉金芝了。人家头一见到沈爷,就立刻知道他是一个英雄好汉,能和沈爷双宿双飞,那是金芝求之不得的事!”

  “可是二位也不是不知道,奴家的身子是属于这潇湘院的,没有院内的王嬷嬷同意,金芝如果擅自留人接客,会被活活打死的。不如沈爷去问下那王嬷嬷,若是同意让金芝接客,那人家今晚一定好好伺候沈爷你。”这位潇湘院的头牌娇滴滴的说道,说的婉转衷肠,一副对沈重山情根深重的模样。

  这番似真似假的话,让那钱进、范沮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无话可说。

  他们当然不是没问过这小金芝的过夜财资,可那王嬷嬷却狮子大开口,以这小金芝还未曾有留人过夜的先例为借口,要出了一个让沈重山这样一帮之主也大感心跳的价钱,因此一直就未曾谈拢。

  当然如果想强上的话,就更不行了!这潇湘院可是嘉元城三大帮会之一天霸门的产业,在此闹事那还不死自寻死路!

  被这位大红牌碰了个不软不硬钉子的二人,只好把气洒到了怀内的潇湘院姑娘上,狠狠在她们身上摸了几把后,才肯罢休。

  “呵呵`谢两位贤弟为沈某之事操心了!不过没关系,沈某前两日做成笔大生意,这点小钱不算什么了。倒是美人你,可别食言啊!到时要好好伺候下大爷我!”抱着小金芝正过干瘾的沈重山,突然间往怀内艳女的香腮上硬啃了一口,然后有些自得的说道。

  沈重山其人是一个手臂、胸膛长满黑毛的大汉,两只胳膊都比普通人要长了一大截,因此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一个穿着衣裳的人形野兽,甚是丑陋吓人。

  可就这样一个粗鲁不堪的丑陋汉子,在几年前用一身炉火纯青的“通臂拳”,分别击杀了四平帮的前任当家人“金笔”苟天破和他的心腹四大金刚,夺得了帮主之位。所以在嘉元城的江湖道上,绝对属于有字有号的一流高手,不容被人小瞧。

  “沈爷!”小金芝对沈重山的偷袭显得娇羞无比,在其怀内撒起娇来,引的沈重山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

  “咚咚!咚咚!”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谁啊?”正有些不痛快的黑胖子“狂拳”钱进,没好气的喝问道。

  “给几位大爷,送酒水的。”屋外传来了一个年青男子的声音。

  “那还不快送进来,钱爷正嫌酒水太少呢!”黑胖子闻言,不假思索的说道。

  随着钱进此话一出,一个身穿小厮衣裳的青年走了进来,这相貌普通的青年双手捧着托盘,上面装有一些饭菜和两壶酒。

  “快拿酒过来,大爷先尝尝味道怎么样!”胖子钱进是个典型的酒徒,因此一见那两壶酒,就立即两眼放光,不停吵嚷起来。

  “是,小人这就给你端上来!”这小厮模样的人,几步走了上前,把酒壶端到了桌上。

  胖子一见酒壶,马上一把抓在手里,就要往嘴里倒一口,先要品品滋味。

  “慢着,胖子!”一直都沉默寡言的黑衣人沈三,突然间喝住了钱进往嘴里灌酒的举动。

  (书友若觉得好看,请别忘收藏本书)

第一百二十二章 毒杀

  (总算码结束了三千字的一章,大家看看效果如何!)

  “怎么了?”钱进奇怪的问道,但出于一贯对沈三的信任,他还是下意识的停下了来。

  “刚才上菜的人不是你,原来的人呢?”沈三没理会胖子的疑惑,反而把手按在腰间的刀囊上缓缓站了起来,盯着这上酒的小厮冷冷问道。

  “因为客人太多了,李二给其他厢房跑腿去了,我是替他来的。大爷,有什么事吗?”这小厮被沈三这么一盯,脸色唰的一下全白了,惊惶失措的回答道。

  看了此人的这番表现,沈三的神色倒缓和了几分,不过他似乎仍不放心,转头向那沈重山怀内的小金芝开口道:

  “金姑娘,这人你认识吗?真是你潇湘院的人吗?”

  “这个……?”这位最红的头牌,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但最终还是有些尴尬的说道:

  “不瞒沈爷,这个人看起来的确很眼生,不过我们潇湘院上上下下数百口人,奴家没见过此人,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哈哈!小三,你这不是难为金姑娘吗?这么娇滴滴的大美人,怎么可能会认识一个下人呢?难道你认为此人是外面混进来的杀手不成?”沈重山低头在怀内的艳女身上猛嗅了几口,满不在乎的说道。

  “大哥,我们在刀口上混饭吃的,还是小心点的好!”沈三面无表情,仍死死的看着送菜的青年。

  “嘿嘿!这人脚步轻浮,两眼无神,一看就是不会武功之人。如若还不放心的话,我倒有一法可立即辨认其真伪,让大家安心下来。”毒秀才范沮突然间冷笑了几声,阴阴的说道。

  他对比自己后入四平帮,却比他更得沈重山信任的沈三早已不满,一向以四平帮智囊自称的他,决定要让沈三好好出一下丑。

  “哦,有什么方法?范老弟尽管一试。”沈重山表面上虽然说的豪气万分,但其实却对自己的小命珍惜的很,因此立即改口,赞同让范沮一试。

  “这人既然不会武功,若果真想对我们不利的话,也只有在这酒菜里动手脚了。所以让此人把这酒菜全都试吃一口,岂不就水落石出了!”毒秀才胸有成竹的说道。

  “范兄,好主意啊!小子,先给大爷把这酒喝上一口,然后把菜也吃一下。若是有什么迟疑,大爷立即把你脑袋扭下来。”黑胖子钱进鼓掌大喜,然后立即冲着进屋的小厮大声呵斥道。

  黑衣人沈三一听范沮此言,觉得此法还真是不错,就没有出言辨驳,冷眼旁观起来。

  至于那沈重山和其怀内的小金芝,就更没有什么意见了。

  于是,这送酒菜的小厮,在几人的关注之下,哭丧着脸,分别喝了一杯酒和夹了几口菜进了肚子。

  看到这人在吃了酒菜后,一直安然无恙,范沮脸上得意的一笑,他对着沈三大有深意的说道:“看来沈老弟谨慎过头了,这人真是个下人而已,下次可千万别再扫大家的酒兴啊!”说完,他就夹上几口新上的菜扔进了嘴里,悠然的咀嚼了起来。

  “哼!”沈三哼了一下,并不理会范沮的指桑骂槐,但却也浑身放松的坐回了原位。

  “哈哈!没事了!原来是个误会。”沈重山自然知道手下二人的不和,不过这也是他乐意所见的,所以他故作豪爽的“哈哈”一笑。

  “既然只是个误会,你这小厮下去吧,这锭银子算是赏你的了!”沈重山摸出了一块二两重的银子,扔给了小厮。

  “谢谢大爷,那小的就告退了!”小厮装扮的青年一见银子大喜,欢天喜地的退了出去,并顺手关上了屋门。

  “哎呀!沈爷出手可真大方啊,以后对金芝也不能小气哦!”屋内传来了小金芝娇滴滴的撒娇声。

  “当然了美人儿,你可是爷的心肝宝贝!只要伺候好大爷,绝不会亏待你的!来,兄弟们<喝上一杯,今天不醉不归!”沈重山的破锣般的声音随之响起,隔着屋门被青年听得一清二楚。

  门外的青年突然间冷笑了一下,并没有马上离开这里,而是悄悄站到了附近的屋檐下,如同幽灵般的驻立着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后,屋内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声:“有毒!这酒菜有毒,我中毒了!”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凡人修仙传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