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65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悬疑 诡案组诡案组-65

诡案组-65

    诡案组-65

偷偷跑到洗手间去涂,有够雷人的。然而,随后我们还发现更雷人的事情,就是衣柜里竟然有一大堆女性衣服,其中还有裙子。
  正当我怀疑宁宇易是否患有“易服癖”的时候,流年打来电话:“验尸工作已经完成了,证实死者是被冲洗盆里的药水淹死的,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从他肺部取出的液体与药水的浓度一致。另外,我还有一个特别的发现,或许对你会有帮助。”
  “你该不会是验出他有爱滋病吧?”我问道。
  “看来你也发现了,他有没有爱滋病,我倒没去验证,不过他是同性恋者,我就能肯定。他肛门的肌肉明显外翻,这是由于长期进行月工.茭而造成的,而且我还在他的直肠里发现残留的米青.液,所以能肯定他在案发前曾经被人干过屁眼。”这厮也真是猥琐得可以,这么恶心的话也能直接说出来。不过,既然他这么恶心,那我也不妨恶心一下,趁蓁蓁还在搜查睡房,蹑手蹑脚地溜进洗手间,问了一个我一直都很想知道的问题:“被月工.茭的人会有快感吗?”
  “这个问题得分男女来回答。于女性而言,在肉体上的感觉,月工.茭显然不如xing茭,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月工.茭主要是靠挤压荫.道及子宫来让女性获得快感,就像隔靴搔痒一样。不过,女性的性快感并非完全源于肉体,而是主要从精神上获得,月工.茭能带来强烈的被征服感,所以也能让女性获得比xing茭更强烈的高潮。当然这是因人而异的,不是每一个女性都能接受月工.茭,但能接受的一般都会上瘾。”他的解释挺详细的。
  “那男性呢?”男人不像女人那么感性,而且又没有荫.道及子宫等敏感器官,月工.茭的快感又从何而来呢?这个问题让我很不解。
  “知道什么叫前列腺吗?是男性特有的性腺器官,位置在膀胱与直肠之间,它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是米青.液的主要成分,男性月工.茭主要是靠它来获取快感。其实在男性泌尿检查中,经常会以指检的方式,把手指插入直肠,通过挤压前列腺获取前列腺液,以检验是否病变。不过也有人没病也花钱给女医生按摩前列腺,感觉不比莋爱差。”。
  听完流年的解释后,我忽然感到奇怪,虽说这个猥琐男也算是个医生,但也看不见了得会知道得这么仔细吧。尤其是他说“感觉不比莋爱差”,这可是主观的感觉啊!因此我不禁问道:“你不会亲身试过吧?”
  “关你鸟事!”他说罢就掉线了,我想花钱让女医生按摩前列腺的人大概就是他自己吧!
  “你在干嘛?这里有发现吗?”蓁蓁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当然不会对她说,我刚刚在问流年月工.茭的事情,于是随手在洗手盆上抓起一件东西,便信口开河:“嗯,我发现了这样东西。”
  “火柴?这有什么特别的?”她以怀疑的目光向我扫射。
  我顿时大窘,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抓了盒火柴。不过当我仔细观察这个火柴后,马上露出微笑,得意地问她:“你在这房子里有发现香烟吗?”
  “嗯,好像没看见。”她说着走到客厅查看。
  我也走出洗手间,笑道:“不用找了,他根本就没有抽烟的习惯。”
  “嘻,猜错了,这里不就有个烟灰缸吗?”她指着茶几上的烟灰缸,像个小孩子似的向我露出胜利者般的笑容。
  我笑着给她解释:“烟灰缸上没有烟灰,而且整间房子就只有这个烟灰缸。有抽烟习惯的人家里肯定不会只有一个烟灰缸,这个烟灰缸是给客人用的。”
  “那这盒火柴又能证明什么?”她略显失望地问。
  “证明有客人来过啊!或许这位客人能给我们提供线索。”
  “能找到他才是,天大地大谁知道得上那找他。”她白了我一眼。
  “你真笨,火柴上不就有地址吗?”我笑着把火柴交给她。这是一个酒吧的火柴,酒吧的名字叫左手吧。
  安安说宁宇易昨晚去过左手吧,她说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加注意,现在想起来这酒吧应该是间“同志”吧,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左手是对同性恋的一种隐讳别称。以此推测,宁宇易应该经常到这间酒吧寻欢,甚至带人回家鬼混。而流年在他的直肠里发现米青.液,那他昨晚应该在左手吧里就跟别人干了那档事。他在死亡之前几个小时内所发生的事情,对案情十分重要,因此我们有必要到左手吧走一趟。
  跟蓁蓁一起来到左手吧,一进门就引起全场注目了,原来里面全都是男人,这丫头仿佛成了外星人。
  我们坐在吧台前招来酒保要了两瓶啤酒,他扭着腰把啤酒拿过来,倒酒时瞥了蓁蓁一眼,十分风骚地问我:“帅哥,你是左手还是右手呢?”说着就伸出左手,轻抚我左手手背。
  我全身的毛孔马上竖起来,但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对他说:“我是干湿电。”干湿电是粤语方言,意指既接受异性恋,又接受同性恋的双性恋者。虽然我的性取向正常,但为了不让对方反感,所以才撒了个谎。当然,我说自己是干湿电而不是“左手”,是为了不让对方怀疑。唉,都怪我把蓁蓁带来了。
  “是吗,你来这里,你女朋友不生气吗?”他又瞥了蓁蓁一眼。蓁蓁的脸马上就红了,暗地里往我腰眼狠狠地捅了一下,痛得我几乎要叫出来。
  “她是我的好姐妹,只是来这里见识一下而已,你们不会不欢迎她吧!”我忍痛以自己也觉得恶心的娇媚语气回答。
  “当然欢迎了!最近也挺多姐妹过来玩的,昨晚就来了小姑娘。”他继续抚摸着我的手背,我真想找个地方呕吐。不过听见他说昨晚来了个小姑娘,我呕吐的欲望就立刻消失了,伸出右手轻抚他的手背,娇媚道:“那个小姑娘是不是大概一米六,眼睛大大,头发到肩膀那么长的。”
  他点了点头:“你认识她吗?”
  奇怪了,安安明明说她没有进来,但酒保却看见一个样子跟她差不多的女生,难道她对我撒谎了?
  “嗯,朋友的妹妹而已,没想她竟然自己跑来这里玩了。她没有给你们添乱吧!”我快受不了了,他竟然用手指在我掌心画圆。
  “那可没有,她整晚都坐在墙角那张桌子里,好像很怕被人看见似的。”此时有客人叫他,“我先去做事,回头再跟你聊。”他走开两步忽然回头给我抛了个媚眼,害我哆嗦了几下。
  “你不会真的是干湿电吧?”酒保走开后,蓁蓁便往边上退了退。
  我没好气地说:“你说呢!”
  “我说嘛,你应该不是……”她若有所思地说,片刻后又补充道:“如果你是的话,伟哥可要遭殃了,组里除了组长,就只有他没被你非礼过。”
  我突然从高凳上摔下来,爬起来后虚弱无力地问她:“我有这么好色吗?之前的事情都是意外……”
  “不是,你是故意的,我知道!”她脸上仿佛写着“我就知道你是头大色狼”,一幅大义凛然的模样,就差没出手为民除害。
  “你们也挺亲密的嘛,真让人羡慕耶!”酒保又走回来了,他的声音再次让我的毛孔竖起来。
  为免我的双手再次被他蹂躏,也为了证明给蓁蓁看,我真的是头大色狼,我赶紧握着她双手,装作跟她很亲密的样子,对酒保笑道:“我们是好姐妹嘛!”
  蓁蓁使劲地捏我掌心的肉,在我耳边低语:“找死呀你!”我也在她耳边低语:“给我专业点,我还指望在他口中得到线索。”说完我还往她耳朵吹了口气,她的脸又红了,这次还得红像关帝爷那样,同时把我掌心往死里掐。
  “你们就知道卿卿我我,当我不存在了。”酒保的语气虽然像开玩笑,但我感到话里略带醋意。
  “哟,酒保哥不会吃我姐妹的醋吧!你要是能帮我一个忙,我今晚请你吃夜宵,再慢慢陪你卿卿我我好不好?”靠,我又被自己的话恶心得想吐。
  “帅哥有什么要我帮忙,尽管开口好了。”他色迷迷笑着,我的毛孔又竖起来了。
  “你见过他吗?”我递上宁宇易的照片。
  他接过照片,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哦,是Annie,他是这里常客,昨晚也有来过。你有事找他吗?要小心哦,他这人蛮贴身的。”
  “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很久没见他,想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
  “我有他电话,要不要我叫他过来。”他说着就掏出手,查阅电话号码。
  “不要!”我连忙按下他的手,又忍遵心用手指在他胸前画圆:“他来了,我们今晚怎么办?”
  他色迷迷地笑了笑,把手机放回口袋:“他最后跟Glen打得火热,昨晚还在洗手间里干起来,我看他可没空缠着你呢!你应该知道他的占有欲挺强的,谁给他缠上谁倒霉。如果你姐妹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可以到洗手间里互相了解一下。”
  我笑着准备说话,但又马上掏出手机走开两步说了几句,然后回头十分惋惜地跟他说:“真不巧啊,老板突然打电话来要我去办事,今晚不能跟你互相了解了。”
  “那下次吧!”他显得很失望,但随即就掏出手机问道:“给我留个电话吧,方便以后联系。”
  “好的。”我接过手机输入号码并交还他后,就拖着蓁蓁的手准备离开。但没走几步,他就叫住我:“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回头露出“迷人”的笑容,媚声道:“叫我小伟好了。”罪过,罪过,希望伟哥能逃过此劫。长生天保佑,千万别让他知道我把他的手机号码留给一个“左手”。
  “戏演结束了!”刚走出左手吧,蓁蓁就甩开我的手,还抬脚把我踹飞。幸好她还有点“良心”,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拉起来,问道:“你揩了我半天油,什么也问到,你想我怎么修理你?”
  “谁说我什么也没问到,我问到的事情可多得海里去。”我轻轻推开她的手。
  “那么说,你知道那个Glen是谁了?”
  “我不知道,但安安肯定知道,回去问她就行了。”我说罢大步流星地走向停车场,她在原地呆了一会儿就傻乎乎地跟上来。
  宁宇易死前曾经跟这个叫Glen的男人在一起,找到他多少能得到一点线索,希望安安这次不会再向我撒谎。


  卷五 隔世情痴 第七章 女妖再现
  “我没有撒谎,真的没有。羽哥,你可要相信我!”再次于审讯室中向安安问话,面对我的质疑,她不断摆手摇头。
  “你昨晚真的没有进过左手吧吗?如果你不老实告诉我,我没办法帮你。”我认真地看着她的双眼,她不自觉地回避我的眼神。显然,她撒谎了。
  她犹豫了片刻才开口:“对不起,羽哥,我骗你了。我昨晚进过左手吧。”
  “你进去了,为什么又跟我们说没有?”蓁蓁忽然站起来瞪着她,吓得她像只小猫似的缩成一团。
  我把蓁蓁拉下来,语调平和地对安安说:“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你认识Glen,是吗?”她怯弱地点头,徐徐道出昨夜进入左手吧时的情况——
  我本来不敢走进去,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我怕宇易会发现我。可是在外面不时会有陌生人走过来搭讪,有些喝醉酒的还会对我动手动脚。我一害怕就跑进去,我一进去,里面所有人都看着我,吓得我马上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坐下。
  我坐下来就往周围看,可并没有看见他,我想他可能是进了包厢吧。没看见他,我就点了杯饮料继续留意四周的情况,我这才注意到整个大厅里除了我,全都是男人,而且他们互相之间都做着些亲密的行为。我忽然意识到这是同性恋酒吧,马上就觉得很害怕很想跑出去,但在外面又会有陌生人搭讪,所以我又不敢走。幸好,他们只是对我指手画脚了一会儿,之后就没有人注意我了。
  我坐了十来分钟,看见宇易跟一个男人从洗手间里出来。这个男人大概就是你所说的Glen吧,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我听见酒吧里的人都这里叫他,可是从此以前,我从来也不知道他有个这样的英文名……他就是我姐夫!
  看见宇易跟姐夫一起从洗手间出来时,我立刻就惊呆了,姐夫是搂住他出来的,两个人就像连体婴一样,还不时互相亲吻。姐夫平时跟姐姐也没这么亲热,怎么会跟一个男人这样子……
  安安说到这里就流下眼泪,没有继续说下去。我想这丫头并不是想向我们隐瞒些什么,而是她觉得这事与案情没什么关系,但一旦让姐姐知道,肯定会伤透姐姐的心,而且姐姐与姐夫的感情本来就不太好,此事也许会成为他们离婚的导火线。所以,她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诡案组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