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71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悬疑 诡案组诡案组-71

诡案组-71

    诡案组-71

,把她藏到身后,低声道:“阿杨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
  “什,什么……那到底是谁在撬门呢……”喵喵从后紧抱着我的腰。唉,现在这样子,我就算有机会能逃跑也跑不掉。
  既然逃不掉就只能听天由命了。电梯门缓缓打开,但只开了一道两掌宽的徐就停下来了。手机微弱的光线只能勉强让我看清楚电梯内的情况,门外则漆黑一团,但是黑暗中却隐约能看见一双充满故意的眼睛。长生天啊,我的大限要到了吗?我可还没结婚生子,愧对父母了。
  在狭窄的电梯内,根本无路可逃,我惟一能做的就只有让身体尽量后退,紧紧地贴着喵喵那犹如棉花糖般的柔软躯体。一只沾满水泥的手臂突然出现于缝隙之中,贴着地板缓缓地向我们伸来,当整只手臂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一张沾满水泥的污秽脸庞便出现在缝隙之中。
  “我如约来了,人是我杀的,跟林家没有关系……”阴阳怪气的女性声音于狭窄的电梯中回荡,污秽的脸庞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嘴巴活动而不时有小块水泥掉落,气氛诡秘莫名。
  然而,此刻我非但不觉得害怕,反而有种放下心头大石的轻松感觉。悠悠地掏出香烟点上,吐了口烟才说:“林太太,你的玩笑开得太大了。”虽然她用水泥浆把整张脸糊上,而且还故意阴阳怪气地说话,但我还是能听来出,她就是纪雪融!如果她用自己的身份来忽悠我,或许我还会以为她已经死了,但她却以水泥女妖的身份出现,那明显就是为了替家人脱罪——她还没死!
  果然,被我识破身份后,她便表现得十分诧异,连忙退出电梯之外。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已经没事了,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随后一只没沾有水泥浆的男人手臂伸进来,猛然一挥,把一条青色的物体掷向我们。我慌忙转身抱着喵喵闪到旁边去,定神一看,发被掷进来的竟然就是把蓁蓁咬伤的那种青色小蛇。更可怕的是,对方连掷了三条进来。
  三条一口就能咬死人的小蛇,在地板上缓缓蠕动,向我们爬过来。我们已经退到尽头,无处可退,惟一的办法是往上逃。我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把喵喵抱起,示意她推开电梯顶部的维修盖,从上方逃走。
  或许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过于恐惧,平时笨手笨脚的喵喵,此刻的动作竟然出奇地灵活,三两下就把维修盖打开了。可是她的力气太少了,没办法一下子爬上去,我只好用手托着她的屁股,想把她推上去。她穿的是短裙,我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一时情急,竟然把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里面。不过我也顾虑不了那么多,隔着薄如无物的内裤,托起她的柔软钦落满弹性的屁股使劲往上推,好不容易才把她推上去。
  还好,她上去后没有忘记我还有生死边缘挣扎,向我伸出纤幼的手臂,我真怕会把她的手臂扯断,不过我更怕被蛇咬死。以她的手臂借力,我使出小时候爬树的本领,像头猴子似的爬了上去。
  爬到电梯顶部,感觉要安全多了,通过维修口往下望,电梯内黑乎乎的,手机的光线没能照下去,不过我想那三条小蛇应该不会爬上来吧?印象中没有那种蛇会爬墙的。
  危机暂时解决了,可是喵喵的表情却怪怪的,借助手机发出的微光,能看见她脸色红润,而且呼吸很重。我本以为她是受惊过度,但没想到她竟然冷不防地来一句:“阿慕哥,喵喵可不是随便的人,请你以后不要再乱摸我的屁股。”
  长生天啊!这回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跟喵喵尴尬地待了一会儿,电梯外有光线照入,并传来人声:“阿慕,你在里面吗?”是阿杨的声音。
  “杨老兄,最终把你盼来了!快把门打开吧,不过要小心点,电梯里有毒蛇。”我通过维修口冲下面喊道。
  阿杨这老江湖挺精的,他没有立刻去撬门,而是先找来灭火器往电梯里喷了一会儿才把门撬开。灭火器有降温的效果,而蛇是冷血动物,气温降低了,动作就变得迟钝,他爬进来一脚一条,没一会儿就把三条小生命超度了。
  离开险象横生的电梯,我才发现阿杨原来只带了罗灿过来,我还以为他会带一队人来救我呢!不过现在已经是凌晨了,要在短时间内招集大量人手的确不是容易的事情。与他们同行的还有不住地打哈欠的黄禹,他一脸不耐烦地向我抱怨:“都叫你们别给我添麻烦,现在连电梯也给弄坏,你待会可要给我写张证明什么的,别让我背黑锅。”说罢,他就没管我们独自坐另一部电梯下一楼去。
  “你在那里碰见他的?”黄禹走后,我便问阿杨。
  “一进来就看见他了,他呆在保安室里睡觉,我叫他帮忙他还老大不愿意。”阿杨露出一脸不悦的神色。
  从这里坐电梯到一楼花不了多少时间,就算刚才往电梯里掷蛇的人是黄禹,他也有足够的时间返回保安室,所以不能排除他是凶手的可能性。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返回十三楼寻找伟哥和何夕,希望他们没有被蛇咬到,不然又要出人命了。
  我们一行四人来到十三楼,这里还是瞎灯黑火,搜索片刻后我们便在楼梯间找到了晕倒的伟哥及何夕。给伟哥甩了两巴掌,他便跳起来大叫:“女妖在那?看我的缚妖仙索!”随即从挎包里掏出一条串着纸符的绳子作戒备状。
  我拍了一下他的脑后勺,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会晕倒在这里?他大声叫痛,揉着后脑答曰:“刚才好像听见这里有声音,就进来看看,结果给敲闷棍了。”
  我再问何夕,他说:“当时我们刚走进来,灯火突然灭了,接着就听见他叫了一声。我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发现水泥女妖就在我身边,挥舞一根棍子打我的头。我想用对讲机向你们求救,可是叫了声救命就被打晕了。”
  奇怪了,凶手之前都是鬼鬼祟祟的,怎么对付他们就变得明刀明枪呢?而且我在地上并没发现散落的水泥,也没找到棍子。没有根据的猜测毫无意义,还是赶紧把整栋大厦彻底搜索一遍,看能不能找到纪雪融。以现在的情况看来,她肯定是站在凶手那边的,只要能把她揪出来,一切都好办了。
  我让伟哥和喵喵这两个拖油瓶到一楼监视黄禹,并跟伟哥说,这宗案子完结后,我会给他的电脑想办法,大不了拿发票找老大签名报销。但是如果喵喵今晚有什么闪失,那就得拉倒。当然如果是他自己被干掉,我会让老大给他弄个烈士头衔的。
  我让阿杨和罗灿先陪他们下一楼,然后从一楼往上逐层搜索,而我跟何夕则从顶层搜下来。
  日报大厦顶部的楼层大多都是空置的,我跟何夕连搜四层,鬼影也没看见一只。此时手机忽然响起了,是小娜的来电,她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干嘛呢?“你是不是说过日报大厦有个保安叫何夕吗?”电话一接通,她就问了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是啊,有问题吗?”我不解问道。
  “我刚刚瑜伽教练那里问到,前段时间来表演的瑜伽大师也是叫何夕,而且没有人知道他现在的行踪……”小娜之后说什么,我已经没听进脑袋了,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何夕就站在我身后。
  刚才我一直没有在意他为何老是喜欢站在别人身后,以为他只是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自卑才有这样的习惯。现在想来,他是故意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方便袭击别人,刚才袭击伟哥的不是什么水泥女妖,而是他x他刚才跟喵喵猛嗑零食,应该也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正身份,他不是没吃过紫菜,不是装作没见过世面。就像他一再强调自己很在意这份工作一样,只不过是为了掩饰他真正的身份。
  他真的掩饰得很好,以致我从来也没怀疑过他。现在想来,宁宇易被杀时,他没有上班,也没有人能证明他不在场。黄敬遇害时,他说自己在巡逻,同样没有不在场证据。倘若他真的是能钻进空调管道里的瑜伽大师,那么一切问题都能解释了。现在惟一的疑问就只有他为何要杀人?
  我缓缓转过身来,发现何夕正脸露诡秘的笑容看着我,语气一改之前的憨实,阴险地说:“早知道去弄张假身份证就好了。”他应该听见我与小娜的通话。
  “宁宇易与黄敬都是你杀的?”我故作冷静问道。
  “你知道得太多了,要是你刚才在电梯里装作没认出雪融,那么你明天就能回去交差了。可惜你却要自作聪明,为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他冷笑着补充道:“这样也好,你死了,姓林的一家也就没有嫌疑了。”
  “你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嫁祸林家,又为何要为他们脱罪!”我往退了一步,不动声息地取出防暴喷雾。阿杨他们没这快能上来,现在惟一能让我保命的就只有它。
  “你已经知道太多了,这对你没有好处,还是早点休息吧……”他说着突然向我扑过来。
  我立刻用防暴喷雾对着他的眼睛猛喷,可是他的动作极为敏捷,以一个诡异的姿势避开,并挥掌拍打我的手腕。那感觉就像被铁棒打中一样,我想刚才伟哥挨的不是棍子,而是他的手臂。剧痛使我无法紧握惟一的保命法宝,防暴喷雾被打飞了。而且他还趁机抓住我的手腕,五指有如鹰爪,手腕被锁得比手铐还紧,想逃也逃不了。
  他抓住我的手使劲往回拉,我没站稳就往前扑,眼看马上要扑到他身上,他竟然一下子就绕到我背后,还爬到我背上像只八爪章鱼似的缠住了我身体。我想把他摔下来,可是他缠得非常紧,紧得几乎让我透不过气,而且他的力度还不断增加。我已经能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了,剧痛几乎使我要昏迷过去,他大概是想把我活活勒死。
  长生天啊,到底谁能来救我,我可不想这么快就去见阎罗王呀!


  卷五 隔世情痴 第十三章 爱的轮回
  原来何夕就是杀害宁宇易及黄敬的凶手,可是他为何要杀人,为何在嫁祸林家后又要方设法为他们脱罪?虽然答案就在眼前,可惜我恐怕没机会弄清楚了。他像只八爪章鱼似的把我死死地缠住,勒得我透不过气来。我不知道已经有多少骨头裂开了,脑袋变得很沉重,我想自己快要不行了。
  就在我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洪亮的枪声使我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一般,强大的冲击力突然从后而来,把我推倒,与此同时何夕亦从我背后飞脱,倒卧在我身。鲜血从他的肩膀不断流出,他显然是中枪了。急促的奔跑声随即从身后传来,当来者于我身后停下脚步时,熟悉的冷漠声音便响起了:“别动,否则我会开枪将你击毙!”
  长生天保佑,雪晴在千均一发之际赶来了。我忽然觉得很累,很想睡觉……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医院部里躺着,身上缠满绷带。想起床,但却觉得全身疼痛,我想大概是骨折了吧,何夕也够狠的。往周围瞄了几眼,发现蓁蓁坐我旁边的病床上,还啃着苹果。当她发现我醒来了,脸色马上变得比她手上的苹果更红。冤孽啊!雪晴怎么会让我们住在同一间部里,要是蓁蓁半夜把我掐死怎么办?一想起谊婆说蓁蓁会把抛弃她的人打死,我就立刻哆嗦了几下。
  又瞄了蓁蓁一眼,发现她正红着脸低头吃苹果,便故意咳嗽了一下:“呃,蓁蓁,昨晚我只是为了救你,所以才会那样做。你放心好了,只是亲一下胸部不会怀孕的……”
  “去死吧你!”蓁蓁突然把苹果甩到我头上,整个苹果都砸碎了,砸得我眼冒金星,差点没昏死过去。
  “一大早就吵架了,看来你们的感情挺好的,精神也不错。”房门被推开,一个体形魁梧的中年男人走进来,豪爽地笑着。
  “我才不想跟这种人吵架。”蓁蓁气鼓鼓地别过头,看也不看我一眼。
  从她的态度看来,她认识这个男人,但我却不知道他是谁?于是便客气问道:“请问你是……”
  “我是丫头她爸,你叫我虾叔好了。”他的脸形轮廓粗犷,给人的感觉十分威严,甚至可以说有点吓人,但语气却出奇地平和,让人觉得非常和蔼,两种感觉的对比很强烈。
  我看过蓁蓁的档案资料,这位虾叔的名字应该是叫李万刚。听蓁蓁说,他的功夫很了得,蓁蓁的拳脚功夫都是他教的,现在经营一间跌打馆。
  “虾叔你好,我叫慕申羽……”我想坐起来,躺着跟别人说话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可是全身疼痛使我坐不起来。
  虾叔一个箭步上前,轻轻地扶着我,让我躺下:“你不要乱动,你有不少骨头裂了,不过情况不算很严重。我看过你的X光照片,待会我回去拿瓶跌打酒过来,让丫头给你擦一下,很快就会好的。”
  “爸你神经病呀,我才不会帮他擦药酒!”蓁蓁突然发飙瞪着虾叔。
  “你不擦,那就我来擦喽,反正都是自己人了,有什么所谓呢!”虾叔脸上挂着让我心寒的微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诡案组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