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73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悬疑 诡案组诡案组-73

诡案组-73

    诡案组-73

这个情节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只是没小说里那么富有戏剧性,由丈夫亲手把妻子活埋。据说当年建筑公司给被埋者家属赔了二十万,在被埋者的哀求声中将其活埋。
  又有一说,被埋者在被埋之前便已经死了,但某求觉得建筑公司不会为一具尸体支付二十万的。关于建筑商的黑幕,大家应该多少也有所听闻,偷工减料拖欠工资是最平常不过的事情,工地里死人也屡见不鲜。倘若被埋者被发现时已经死了,建筑商能赔三五万已经很大方了,二十万根本不可能。我们祖国啥都缺,就是不缺人,以当时的情况,开车撞死人也就是赔几万块而已,毕竟已经是很多年前发生的事情。
  隔世情痴的原形是发生在安安的同事身上。说起安安,某求不得不提一下她姐姐,当然她姐姐不叫林依依,叫什么某求就不知道了,某求一直都是叫她3P。大家肯定会觉得奇怪,为何某求会叫姐姐做3P这么银荡,其实是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她第一次跟某求聊天时,是硬把安安的电脑抢过来,强行插入,所以之后某求就叫她3P了。她们姐妹都很有趣,害得某求还真跟她们3P,呵呵,这当然是开玩笑,她们可没某求这么银荡,而且某求至今也没有尝试3P的机会。
  言归正传,安安那同事的故事挺诡秘的。话说有一天,忽然有个陌生的年轻男人来到她家,说找了她母亲十五辈子,要带她母亲走。遇到这种情况,谁都会把这男人当疯子赶走,可母亲竟然不说话,只是看着男人默默流泪。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奶奶竟然对这个男人十分尊敬,并让儿媳妇跟他走。
  同事说她奶奶是个灵媒,懂得鬼神之道。奶奶说这男人的道行很深,绝对不是来招摇撞骗的骗子。而母亲最后竟然含泪与家人道别,自愿跟随这个陌生男人离开,自此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家。
  其实,某求一直都对轮回之说表示怀疑,原因是某求认为灵魂是始于胎儿孕育过程中形成,经历肉体的生老病死之后,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失去了肉体的支持,在死后一段日子里便因能量消耗而渐渐消失。然而,安安同事的故事却证明了轮回再世是真实存在的事情,这让某求困惑了好一阵子。
  轮回转世到底是否真实存,某求就不作定论了,留待读者自行判断吧!


  卷六 恋尸疯魔 引子
  一
  八十年代未,阴历七月中旬,盛夏之夜。
  七月半的皎洁月光洒落于茂密的松树林之中,构成了斑驳的树影,数之不尽的松树与树影交织成一幅诡异莫名的图画。在这幅图画中,有一间简陋朴实的小木屋,于夏夜凉风之中显得分外孤独。而只身躺在木屋之内的青年,更于孤独中彻夜难眠。
  这名青年名叫细文,一个未婚的穷小子。这间木屋并不是他的家,他虽然穷,但还不至于要住在这个天黑之后就没有人会来的鬼地方。在这个年代,这处穷乡僻壤,土地根本不值钱,只要村长点一下头,随便那个地方都能盖房子。
  这间木屋是给守林人休息的,而今夜的守林人就只有细文一个。这里虽然是个鸟不下蛋的穷地方,但这里有一片松树林,能产松香的松树林。为了防止有人盗割松香,所以收成季节一到,大伙就会轮流住在这间木屋里守夜。今晚本应由全叔和细文一起守夜,可是全嫂临盆在即,虽然是第二胎,但之前生的是个女儿,全叔那有不着急的道理。所以当他说要回去看全嫂时,细文没多说半句。
  夜里的松树林是个令人生畏的地方,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这里遍地的坟墓,距离木屋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有一座新坟。躺在新坟里的是秀兰,跟细文青梅竹马的玩伴,三个月前细文才喝过她的喜酒。
  炎热的夏夜让人辗转难眠,虽然偶有凉风从窗户吹进来,但却无法减轻肉体的炙热,反而仿佛吹进了心窝,使细文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寒意。而且还有烦人的蚊子,怎么可是安然入睡。如轰炸机般呜呜作响的蚊子,盘旋在热血沸腾的躯体上,待机饱餐一顿。心底寒意阵阵,但身体却是汗流浃背,越想早入梦乡,就越难以入眠。时间在煎熬中流逝,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下半夜。细文还没有睡着。
  午夜的松树分外寂静,静得让人恐惧。在如此寂静的环境下,任何细微的声音都能让细文惊心胆战,譬如此刻从新坟那儿传来的挖掘声。挖掘声很小,要是在白天他根本不会注意到,可是在寂静的时分,这声音却是如此的响亮,他能听到对方是徒手挖掘的,甚至能听清楚对方挖了多少下。
  “盗墓?”这个想法在细文脑海中一闪而过,但立刻就被否定了。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那有值得盗墓者下手的坟墓,大伙也不过刚能吃饱肚皮而已,有谁会拿得出值钱的东西陪葬。如果那是别人的坟墓,他一定会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继续躺在床上等待天亮,可是那是秀兰的坟墓。心底突然涌现一股莫名的勇气,让他从床上爬起来,走出木屋,悄悄靠近那座新坟……
 〓
  夏未秋初,茂盛的松树林里有一妙龄少女躲藏于一棵高大的松树后面,树影将她婀娜的身体完全吞噬,在并不明亮的月色之下,仿佛是徘徊于人间的幽灵。
  她的名字叫花紫蝶,人如其名,就像一只于花间飞舞的紫蝴蝶,高贵而神秘。然而,美丽的紫蝴蝶出现在遍地坟墓的松树林之中,却有一份难以言喻的诡秘,犹如生于白骨堆中的艳丽玫瑰。
  她已经不是第一晚出现在这里,自从守坟人离开之后,她每晚都会在深夜时分来到这里,躲藏于松树的树影之中,默默地注视着不远处的一座新坟。躺在这座新坟里的是一名病逝的年轻女人,她跟对方毫无关系,甚至跟对方连一面之缘也没有,但却一连几晚都守候着对方的坟墓。
  已经是第五晚了,期待中的山鬼还没有出现,但真的出现了,自己也应该怎么办?她不知道,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坚持。不就是父亲的几句责骂吗,为何要让自己吃尽苦头呢?心想至此,脑海中便出现了放弃的念头。然而,就在此时远处出现动静了。
  一个人形身影于朦胧的月色下出现,四肢沾地,半爬半跑地快速靠近坟墓。她知道自己等待了五个晚上的山鬼出现了,可是现在要怎么办?她却不知道。她甚至不敢挪动一下脚步,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她害怕,害怕山鬼发现她的存在。
  眼前的景象让她恶心得想吐,害怕得想尖叫,可是她却不敢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甚至不敢动一下指头。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山鬼最终都离开了。此时她才敢把一直卡在喉咙里的酸性液体吐出来,一连了好几分钟才能停下来。
  然而,已远去的山鬼突然又出现了,像野狗奔跑,越过一遍狼藉的坟墓,踏着被撕成碎片的丧服,带腐败的气味向她奔跑过来。
  她意识对方已经发现自己了,该怎么办?逃,现在惟一能做的就只有逃走!


  卷六 恋尸疯魔 第一章 松林遇鬼
  魂游地府阴风散,尸葬荒山草木香。
  人死如灯灭,死后的世界是怎样,没有人知道,人们所知的只有必须尊重死者的遗体。“入土为安”是中国人的传统思想,然而入土之后是否就一定能“安”呢?
  天色已经全黑了,我还在高速公路上把油门一踩到底,让车身上印有“公安”二字的悍马狂飙。右脚几乎麻木了,要是前面有红灯的话,我真怀疑自己是否能及时把脚移动到刹车键上。幸好,高速公路上没有红灯。
  我叫慕申羽,一个大病初愈的倒霉刑警。前不久,在抓捕犯人的过程中,我受伤了,而且伤得还不轻。毕竟是因公受伤嘛,本以为起码能休息十天半月,可是刚能下床就被老大抓回去干活了。好不容易才把案子处理好,老大忽然一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模样跟我说:“阿慕,这些日子太辛苦你了,这样吧,我让你放一回假好好休息。”
  “我没听错吧,老大!之前我装孙子求了你一百几十遍,你也不让我放假,现在怎么主动把我轰走了?”这只老狐狸一定不安好心,所以我得小心应付。
  “我又不姓周,别把我当成周扒皮,偶尔也会让你休息一下的。”老大露出一个很诡异的笑容,让我觉得有种要被出卖的感觉。
  “我都跟你好几年了,你葫芦里卖的是万艾可还是毒鼠强,我会不知道。有话就直说,反正我也没多少反抗的余地。”我以鄙视的目光对他全身扫射。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给你一个公费旅游,外加相亲的机会。”他的笑容让我不寒而栗。
  “老大,我虽然还是单身,但你也不用把卖不出去的箩底橙塞给我吧!”我抱怨道。
  “你看这女孩像卖剩蔗吗?”老大把一张照片递给我。
  (“箩底橙”与“卖剩蔗”同为广东方言,其意皆为积压的货物,多用于形容剩女。与之意义相近的还有“神台桔”,即用于拜神,放在神台上直至干瘪的桔子,多用于形容老处女。)
  我接过照片一看,是一个穿着警服的女孩,相貌身材也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便答道:“嗯,还可以吧!”
  “听说她还是处女呢。”老大露出暧昧的眼神,“我现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泡她。”
  我疑惑地看着老大,问道:“有这么好的事?”
  “没错,就是有这么好的事。你这次的工作就是泡妞,马上出发吧,要泡她的人可多着,别错过先机了……”
  我就是这样稀里糊涂地被老大踹了上车的,向一个我从没听过,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的小县城出发。
  把车子驶出高速公路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肚子饿得呱呱叫,于是就随便在路边找了家饭店祭祀五脏庙,顺便打听一下那条边偏僻的小县城到底怎么去。
  “你要去冲元县啊,往前面这条路一直走,直到穿过一片松树林,再走二十分钟左右就是。距离这里挺远的,我劝你还是明天再去比较好,要是你想住宿,我们这里有房间。”我询问饭店老板此行的目的地,但他却向我兜售房间,一个劲儿地劝我住店。
  这老板的模样挺市侩的,饭菜的味道也是难吃得要死,白饭竟然是冷的。这样子的黑店也想留住我,呸!硬着头把像猪吃似的饭菜吞下,我就在老板的挽留声中结账准备离开,可是他还死心不熄,又再劝我住店:“你还是先住一晚吧,去冲元县那条路没有路灯不好走啊x且那片松树林里还遍地都是坟墓,听说还经常闹鬼,晚上没有人敢走那条路的。”
  我假惺惺地谢过老板,然后脚底抹油似的溜走了。不过,很快我就后悔了。
  去冲元县的路的确像饭店老板说的那样,连一盏路灯也没有,路面凹凸不平,一路上颠来簸去,差点没把我刚塞进肚子里的猪吃颠出来。而且这条路比我想像中要长得多,颠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还没看见老板所说的松树林,看来他没有骗我。唉,都怪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大概到了凌晨时分,我最终看见一片松树林了,不过这个时候,这种穷乡僻壤应该不会有旅馆吧!还是快点把车子驶到县城,找到派出所再说。可是,当我把车驶到松树林中央时,这么一点小心愿也幻灭了——车子突然熄火了!
  长生天啊!车子一路上都好好的,为啥会在这个时候无缘无故地熄火了?启动了好几次也没成功,只能在这荒郊野外过一夜了,心想这种偏僻的地方应该不会有山贼出没吧?呃,我有像是个警察,而且开的还是警车,就算有山贼也不会打我的主意。
  虽然不会有那个不长眼的打我主意,但是要在这荒郊野外过夜还是难以让人心安。正所谓“丑时不斗鬼”,凌晨时分总让人觉得阴森恐怖,而且还是在这种没半点人气的地方。幸好车上有强力电筒,于是我就下车打开车盖查看。然而,我并不懂得修理汽车,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只好放弃了。准备返回车厢熬过这漫漫长夜时,眼角忽然瞥到公路两旁的松树林里,好像有些红红白白的东西,拿电筒往松树林一照,差点没把我吓死——松树林里竟然遍地都是红脸白衣家伙!这些家伙都是站在松树旁边……正确来说是飘浮在松树旁,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我发现他们都离地约半米左右,靠着松树飘来荡去。
  我马上跳回车里,把车门关好锁上,并把车窗全都关严,闲上眼睛祈求满天神佛前来打救。过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动静才敢睁开眼睛。还好,那些奇怪的家伙依然在飘来荡去,似乎并没有袭击我的意思。虽然他们没有来犯我,可是他们数量众多,我能看见的就接近一百个,被他们包围着可是一件让人很不舒服的事情。要我在这种情况下熬一整夜,恐怕还没到天亮我就会疯了
  为了不被这些家伙逼疯,我得弄清楚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诡案组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