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113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悬疑 诡案组诡案组-113

诡案组-113

    诡案组-113

店的房间里。
  宋局长被带到房间后,还是不肯让步,老板和他们一起打他,可是把他打到头破血流还是那一句:本書轉載拾陸κ文學網“违规卖地绝对不行!”老板一时气不过来就狠狠地掐着他的脖子,说要掐死他。可能老板当时只是想吓唬一下他,不过也许太过激动居然真的把他掐死了。
  之后,老板怕会惹上麻烦就让他们把宋局长的尸体扶到车上,然后制造他在高速公路上出车祸的假象,以掩饰人他的真正死因。老板为了封住小兆跟小高的嘴,不但给他们升职加薪,还另外给他们一笔封口费。我们就是用这笔封口费把房贷还清的。
  虽然出了这么大的一事件,但能得到一笔意外之财,我们还是觉得很高兴。可惜,这份喜悦没能维持太久。小兆以前几乎试过做噩梦,但自从宋局长死后就开始经常做噩梦了,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后来他还告诉我,小高也经常做噩梦,所以他觉得是宋局长的冤魂在作祟。我去找过神婆给他作法驱邪后,不过一点作用也没有,神婆说缠着他的冤鬼冤气太重,她也无能为力。
  这件事一直折磨着他,也同样折磨着我。他的噩梦越来越频繁,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尤其是近两三个月,他几乎每晚都会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做噩梦而在半夜里尖叫。每当被他的尖叫惊醒,我就再也睡不着觉,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我总觉得宋局长的鬼魂就在我们的房间徘徊,一点风吹草动也会让我全身颤抖。
  我曾经想过要跟小兆离婚,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我实在受不了这种折磨,可是我又不想放弃这间房子。这房子是写他的名字,如果我们离婚了,房子就会归他。我跟他这么多年,不想到头来什么也没有。所以,昨天老板说给我一笔钱让我杀了他的时候,我只犹豫了一下就答应了。
  握滦认杀死小兆的人就是我,但我也只是一时糊涂受到老板的唆使才会做出如此泯灭人性的事情……
  “那电脑里的文档是怎么回事?”听完黎洁馨的叙述后我便问道。
  “是老板让我这么做的,他自己把文档打好就给我发过来,我把文档打开后再让电脑进入待机状态。”她老实地交代。
  怪不得文档的内容像是处处都在维护着赵松,原来根本就是他自己扯出来的。我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赵松知道黄兆已经把所有事都告诉你了吗?”
  她无奈地笑了笑:“我没有在他面前承认过,不过我想他应该已经知道了,不然也不会叫我杀人。而且,以我这样的姿色,要不是有把柄在手,他早就会玩腻我了,还会跟我继续保持着关系吗?”
  现在我总算明白整件事的真相了。一年前,赵松为了能违规购买耕地,以进行兴建别墅区的计划,便百般讨好当时的国土局长宋玉风。可惜宋玉风是个刚正不阿的清官,对于他的献媚不屑一顾,致使他恼羞成怒向对方使用暴力,妄图迫使对方就范。然而,面对他的毒打,宋玉风依然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不肯同流合污,最终惨遭毒手不幸离世。
  之后,赵松为了掩饰自己的杀人罪行,让黄兆及高卫雄用以车推车的方式在高速公路上制造出车祸假象,并通过某人买通老苏及火葬场的人,进一步掩饰宋玉风的死亡真相。也许,宋玉风含冤而死于泉下难以瞑目,阴魂不散于阳间作祟,一直以噩梦困扰黄兆及高卫雄,甚至在梦中把后者杀死!
  高卫雄的离奇死亡使这宗一年前的车祸进入警方的视野。这让赵松感到地非常不安,尤其是昨天我向他询问此事之后,他就更加害怕自己的恶行会被揭发。也许,他从秘书口中得知道我要了黄兆的地址,害怕已被噩梦及高卫雄离世折磨得身心交瘁的黄兆会向警方透露他的恶行,于是就让情妇黎洁馨帮他杀人灭口!
  虽然众多问题都得到了答案,但我还有一个疑问,就是赵松到底怎样让老苏在尸检中徇私枉法,使宋玉风含冤而终呢?在这个问题上,黎洁馨当然没能给予我答案,直接询问赵松也不现实。唯一可行的就只有寄望于老苏本人,希望流年能尽快联系到他。
  然而,就在我正“想念”着流年的时候,居然就接到他打来的电话:“嘿,我已经找到老苏了。”
  “哈哈,我的调查也差不多了,就差老苏的消息,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我心中有种既兴奋又紧张的感觉。
  “这老头子也算是个有良心的人,当然不会让你失望了。他告诉我,宋玉风的尸体上明显有被束缚及毒打的痕迹,死因是受他人外力作用致使颈部被束缚和压迫,造成窒息缺氧,呼吸循环衰竭而死亡。简单来说,他是被人掐死的,而且是在车祸之前。”倘若他在一个小时前告诉我这个消息,我绝对不会失望,可是刚才我已经从黎洁馨口中得到这个信息了,现在极其量只是得到确认而已。
  “这个消息来得太晚了,我刚才已经从证人口中知道了。”我无奈地吧了口气,又道:“我现在最急切知道的就是让老苏徇私的人是谁?”
  “他不肯说。”流年的回答还真让我吐血,不过他随后又说:“虽然他不愿意指名道姓地说出那人是谁,但他告诉我那人曾经帮过他儿子安排工作,所以他才会还这个人情。”
  我突然感到到一丝希望,立刻追问:“你知道他儿子在那里工作吗?”
  “国土局。”
  流年的回答让我马上就猜到那人是谁了,满心喜欢地向他道谢后便挂了电话,随即便询问黎洁馨:“你刚才说一年前赵松他们跟宋玉风谈买地的事情时,当时的副局长也有在场,他的名字是不是叫莫云?”
  她轻轻地点了下头:“嗯,他跟老板的关系很好,老板经常都会让小兆给他送烟送酒甚至送钱。宋局长死后,老板还花了不少才把他推到局长的位置上。”
  我笑道:“所有的疑团都得解开了,现在就只差拉人封铺!”
  (“拉人封铺”在粤语中是指警察逮捕疑犯,并将店铺查封。)
  逮捕赵松的过程比我想像中要顺利,虽然他一再狡辩自己是无辜的,不过黎洁馨为求自保向警方提供了不少有力的证据指证他,当中还包括他指使自己杀害黄兆时所有对话的录音。正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我想她早就做好必要时出卖赵松的准备。
  赵松虽然叫嚣着要找律师、找书记、找谁谁谁,不过打了一通电话之后,最终还是灰溜溜的被我们押上警车。看来,他那些位高权重的朋友都是识时务者,不会愿意为他而惹上麻烦。
  至于帮赵松买通法医及火葬场的现任国土局长莫云,一开始时摆出一副嚣张脸面,坚决不肯定承认自己的罪行。不过,在我透露指证他的人是老苏之后,他也只好认罪了。还好,经诡案组处理的案子可以不走正常审讯程序,如果要正式开庭审讯,我可不敢担保老苏会愿意出庭指证他。
  回到公安厅后,我分别对他们两人行进审问,使尽各卑鄙手段最终让这对奸商贪官对他们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把他们送班房后,我的工作就差不完成了,现在要做的就只有把这宗案子的报告写好。可是,当我正想把高卫雄的死因,用小娜那一套无意间受到心理暗示以致自己吓倒自己来解释时,伟哥却告诉我:“你那晚之所以做噩梦并非鬼魅托梦,而是梦魇神兽作祟!”


  卷八 梦魇神兽 第十二章 神兽传说
  高卫雄离奇死亡一案,背后原来隐藏一宗谋杀案,之后又引发另一宗谋杀案。要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写成报告还真累人,不过最让我烦恼的还是对高卫雄死因的解释。以调查所得,他是被宋玉风的冤魂害死的,这一点我能作证,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我亲身体验过冤魂托梦的可怕。可是,我要是真的把冤魂作祟写进报告里,恐怕报告还没能厅长手上就已经被老大撕成两半。
  还是用小娜那套解释比较好,虽然并非事实,但至少可以让我蒙混过关。正当我想在报告里写上高卫雄的死因是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受到黄兆无意间的心理暗示,从而给自己造成过度的心理压力时,伟哥扶墙从门外走进来,有气无力地说:“阿慕,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
  奇怪了,这厮平时经常装病摸鱼,怎么现在拉得只剩下半条人命却跑回来了?其他人的想法大概也跟我一样,纷纷问他是不是拉肚子拉傻了。只有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切问道:“你是不是……又没带钱?”
  他那张应该有好几天没洗过邋遢脸,可能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拉得太厉害脸颊都陷进去了,看上去就像个垂死的老头子似的。声音也是虚弱无力,但双眼却意外地炯炯有神:“你们都把我当什么人了!我这次来可是为了最近调查的案子啊!”
  “哦,那没你的事了,那宗案子已经调查完,我现在正在写报告。”我懒得理他,继续写我的报告。
  他突然露出猥琐的笑容,配上他内陷的脸颊,让人觉得没拉死他是苍天无眼。虽然他着实是面目可憎,但他所说的话却让我极为惊讶:“你那晚之所以做噩梦不是鬼魅托梦,而是梦魇神兽作祟!”
  “什么,梦魇神兽?”我愣了好一会儿,随即笑道:“你是不是拉得神志不清了,还是快点回家洗洗睡吧!”
  他没有在意我的嘲笑,继续猥琐地笑着:“我早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带来我证据。”说着就扬了扬手中的闪存盘。他既然有备而来,那我也不妨看看他想搞什么鬼。
  伟哥可能是拉得腿都软了,走起路来也不太稳,喵喵见状就上前扶他,把他扶到他自己的办公桌前。我走过去看他给我带来了什么,蓁蓁也一脸好奇地走过来。他把闪存盘插入电脑,给我们播放一段视频。
  视频打开后,画面中出现的是一间昏暗的房间,从窗外透进来的微弱星光使房间里不至于漆黑一团。这房间乍一看我就觉得有点眼熟,再看仔细一点竟然发现原来就是我的睡房,在床上还能看见熟睡中的我!
  “哇靠!你这偷窥狂什么时候在我家里装了针孔摄录机!”我一时火起掐着伟哥的脖子使劲地摇。
  “救命啊!我这可是为了你的安全啊,有话慢慢说,你先把手放开。”他急得大叫。
  我怕一时错手会真的把他掐死,便放开了他,但随即又揪着他的衣领恶狠狠地说:“快说,你把针孔摄录机装在那里,什么时候装的?”
  他讪笑道:“我那有什么针孔啊,只是上次到你家时给你的电脑下了木马,闲来没事就把你的摄像头打开,看看你在干嘛而已。”
  我突然想起伟哥上次到我家是在两个月之前,蓁蓁那次跟我在家里一时情难自禁则是个把月前的事,而且那时我还给他打电话及发邮件,难道……
  果然,从这偷窥狂淫秽的笑容可以猜到,他肯定是全程观看了我跟蓁蓁的“火辣表演”。恼羞成怒的感觉直冲脑门,正想揍他一顿时,突然感到身后有一股强烈的杀气。还没来得及回头,一双白皙但充满力量就的手臂就从我身旁伸出,卡住他的脖子往死里掐。
  掐他脖子的人,当然是比我更恼火的蓁蓁,她边掐边气急败坏的叫道:“我今天不掐死你这个死变态,我就不叫李蓁蓁!”
  “救命啊!我什么也没看什么,你们当时在做什么,我真的没看见。”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就等于承认自己看到我跟蓁蓁的好事,这又怎么能让蓁蓁不抓狂呢?
  我跟喵喵正不知道该如何从蓁蓁那双青筋暴露的手掌中拯救伟哥时,他似乎找到了自救的方法,指着电脑屏幕含糊不清地咕噜了一句。喵喵首先把视线移到屏幕上,看了一眼就叫起来了:“阿慕哥,那只猫好像想咬你呃!”蓁蓁闻言便放开了伟哥,视线转移到屏幕上,我也被屏幕中怪异的一幕吸引住。
  在视频中,一只黑猫不知道何时出现在熟睡中的我身旁。我叫伟哥把进度往前调一下,却发现他半死不活的瘫坐在椅上,干脆把他连人带椅推到一旁去,自己把进度调前。我把进度调到黑猫刚在画面中出现的时候,发现它原来是从窗户进来的。它那细续诡秘的身躯,如幽灵般突然出在窗台上,然后敏捷地跳到地板,再以优雅而轻盈的步伐缓缓走向睡床。
  它走到床边便纵身跃起跳到床上,又再缓缓地走到床头,用鼻子往我的脑袋嗅了嗅。突然,它的鼻子竟然像匹诺曹那样伸长了一点儿,鼻尖穿过我的头发,看上去似乎是插入了我的脑袋。看到此处,我立刻感到一阵恶寒,不由自主地伸手抚摸脑袋相应的位置。还好,我没有摸到一个小孔,也就是说它的鼻子应该没有把我的脑袋戳穿。
  它让伸长了的鼻子贴着我的脑袋,闭上眼睛安静地趴在枕头上。不一会儿,熟睡中的我脸上表情就出现了变化,时而惊恐万状、时而眉头紧锁。我想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在做噩梦,做着那真假难辨的可怕噩梦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诡案组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