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诡案组最新章节诡案组-130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悬疑 诡案组诡案组-130

诡案组-130

    诡案组-130


 ○友是在十三年前认识阮静的,她当时是在一间洗浴中心里工作,工号是100号。佛友那时候比较纵欲,平时经常出入涩情场所,那天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公司遇到困难,就想到洗浴中心放松一下,结果就点了她来服务,并出现了“财色兼收”的故事。
  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每次跟阮静发生关系后,运气都会很好,所以佛友每次去那间洗浴中心就只会点她来服务。不过,有一次他去到洗浴中心时,碰巧阮静休息了,所以他就随便点一个58号来为他服务。这个58号还真不赖,长得挺像刘亦菲的,服务也令他很满意。
  过了两天,他又到洗浴中心去,这次阮静有上班,他就跟阮静说起58号。谁知道阮静竟然说:“58号半个月前就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跟客人吵架,没在这里上班了,而且她长得跟刘亦菲一点也不像。”
  阮静还拿58号的相片给佛友看,跟他两天前所见的58号根本不是同一个人,而且整个洗浴中心里也没有一个长得像刘亦菲的女人存在。可是,他那天点的却又的确是在这里点了58号,并带了她到酒店开房。
  跟他发生关系的58号到底是什么人呢?他到现在也没能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回阮静。佛友说他十三年前认识阮静时,她的样子就是十八岁的模样,现在十三年过去了,她竟然还是老样子,一定也没有变老。而她工作的地方,亦从洗浴中心换成了夜总会,还是成了王牌公主,每晚都有不少人慕名去捧她的场。
  据说有很多达官贵人想包养她,出的价钱一个比一个高,但她却从来不肯让人包养。数年前曾经有个厅长级的高官扬言一定要包养她,并且给她上班的夜总会很大压力。她没那高官办法,干脆就拍拍屁股走人,到其它瘦溜了一圈,几年后又回来了。
  还有她很喜欢给处男开苞,就像故事里说的那样,她上班的地方,几乎所以处男都被她开苞。若遇到仍是处男的客人,她就不但不会收钱,而且还会给对方红包。或许,这就是她能保持容颜不老的原因之一。
  [卷九完]


  卷十 执念之剑(前编) 引子
  一
  “大师,怎么我们家老是出事啊?我老婆昨天从楼梯摔下来,把骨头给摔断了。我儿子也是经常生病,这次发烧都吊了一个星期点滴也没有好转。而我也是经常犯头痛,打针吃药一点效果都没有,我们家到底是惹到什么脏东西了?”一名三十余岁的中年男人焦急地询问身前那位一脸风尘的老者。
  老者沉思不语,掐着指头似乎是在推算些什么,良久之后摇头叹息,语气沉重地回答:“你的确是惹到不干净的东西,不过这都是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你作孽太深的缘故,现在你们一家正是受孽债所困。化解孽债并非易事,而且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解燃眉之急只能以灵符镇压这些可怜的冤魂,使她们暂时不能胡作非为。”
  男人闻言马上转忧为喜:“好的好的,大师,你快用灵符帮我一把吧,我的儿子还在发烧呢!”
  老者略现犹豫之色,但在男人一再催促下,终究是无奈地摇了下头,当即从其细小但沉甸甸的包袱里,取出朱砂、毛笔及黄纸,集中精神挥笔疾书。虽然他不消片刻即把灵符画好,但却像花耗费了大量精力,露出极其疲倦的神色。他轻闭双目深呼吸一口气,稍微作调息后拿起刚画好的灵符,语气严肃地对男人说:“此灵符能力有限,只能镇压冤魂一个月,之后她们就会再次出来作祟。”
  男人刚刚才展露出的欢颜,因老者这句话立刻消失,忧心忡忡问道:“那、那有什么方法能免除后患呢?”
  “这些冤魂冤气极重,已经到了无法化解的地步,只能用以暴易暴、以邪镇邪的方法来镇压……”老者说着就没有说下去。
  “以暴易暴、以邪镇邪……”男人喃喃念道,似乎并不明白当中的意思,焦急地追问:“具体该怎么做才行啊?”
  “这些冤魂的冤气如此深重,只能以上古神器才能将她们长久镇压。”老者说着无奈摇头,叹息一声又道:“但是上古神器乃可遇不可求之物,能否获得只能看机缘,强求不来的。”
  “大师,你一定要帮我啊,花多少钱我也不在乎,只要我一家平安无事就行了。”男人说着竟然跪下来捉住老者的脚,语带哽咽地恳求对方:“大师,我求你了!我是死是活也不重要,但儿子可是我们夫妇的命根啊!你一定要想办法帮我们……”
  老者慌忙把男人扶起:“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先起来再说。”
  “大师,你肯定我们了吗?”男人脸上愁容未减,硬是跪着不肯起来。
  “起来再说,起来再说。”老者好不容易才让男人站起来,叹息一声又道:“虽然你所做的事有违天理,损尽阴德,但你我有隔世之缘,能帮上的忙我都会尽量帮忙。只是找寻神器并非易事……”他思索片刻又道:“这样吧,我现在先用灵符把冤魂镇压,然后立刻出发去寻找神器。不管寻获与否,每月都回来一次更换灵符,直到得获神器,为你们一家解除后患为止。”
  “好的好的,只要能解决这事,一切都听从大师的。至于酬劳方面……”男人欲言又止,显然是想让对方先开口。
  老者无奈一笑:“我只是看在你前世有恩于我的分上,才出手帮你,又岂会收戎文报酬呢?只求此事得到解决,你今后就不要再做如此阴损之事,多为自己修德积福便行了。”
  “一定一定。”男人虽然嘴巴上爽快答应,但心里别有盘算:放着这么赚钱的生意不做,难道要我们全家讨饭去?先答应你,等事情解决了再说……
 〓
  静夜,月满高悬,繁星黯然失色。
  夜幕下的理南学院幽静且神秘,皎洁的月光洒落在平静的小湖上,犹如于湖面洒下一把银砂,给宁静的校园带来几分诗意。
  湖边的草地旁,路灯照射不到的地方有张长椅,一对学生模样的男女正坐在长椅上窃窃私语。
  “你真的喜欢我吗?”虽然没有路灯的照明,但借助皎洁的月色,不能难发现女生那略带稚气的脸颊呈现出绯红之色,心中的羞涩尽表于人前。
  “你当然喜欢你了,你不相信吗?”男生脸上带上着淫秽的笑容,不过他背向明月,所以女生并知道自己心中所系的是个登徒浪子,只看见一个帅气十足的脸容轮廓,并为此而脸红心跳。
  男生缓缓地往已到手的猎物身上靠,他的双眼虽然处于阴影之中,但仍能闪烁出让人心动的光芒,仿佛在向对方诉说:“我爱你……”
  “你想干嘛?”女生略显惊慌地,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此刻对方已经把她搂入怀中,并缓缓地把帅气的脸庞靠过来。
  “你说呢?”男生突然捧住女生的脸,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惊叫之前就用灼热的双唇封自她的嘴巴。
  女生作出矜持的反抗,但这种反抗在此刻却是那么无力。片刻之后,她便不再挣扎,身体犹如正在融化的软雪糕一般,依偎在对方胸膛,任由对方贪婪地吮取口中津液。
  然而,男生并未满足于此,他继续有技巧地与对方接吻,双手似有若无地在对方软香温玉的娇躯上摸索,并在不经意这间把手伸进对方上衣之内。
  “不要……”当胸围被解下的一刹那,女生惊惶地作出反抗,但这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矜持而已。男生再次狡黠地用灼热的双唇让她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受支配的双手排除万难,直达玉峰之巅。
  形如竹笋般的少女酥胸,使男生爱不释手,玉峰上的草莓对他来说更如同宝物。眼见昏暗的湖边四下无人,他便大胆起来,在对方无力的抵抗下,将其矜持的外衣完全脱下来。
  “不要……会让人看见的……”半推半就地被对方脱掉上衣后,女生的脸色便羞红得有如晚霞一般,双手护胸一头扎进对方怀中,希望从中得到保护。然而,她并没有想过,温暖的胸膛才是万劫不复的堕落深渊。
  受支配的男生,在脱掉对方上衣的同时,也脱掉自己的伪装。双唇离开对方柔滑的樱唇后,便沿着脖子一直往下游走,最终停留于双峰之间不断地左右穿梭。他的双手也没闲下来,一手紧紧地抱自方柔软的躯体,另一只则再次以似有若无的手法轻抚对方外露于短裙之外的美腿,渐渐地、缓慢地向摸索,探索那神秘的生命起源之地……
  “不要在这里,会被人看见的……”女生最后的防线已经被解除,初尝禁果的虽然使她暂时忘却堕落的后果,但羞耻的感觉仍让她不愿意在这开放的地方一尝。
  “我们到那边的草丛里做吧!在那里没有人会看见。”心急火燎的男生,把已经半裸的猎物抱起,快步流星地走向茂密的草丛,以求尽快宣泄体内的焚身欲火。
  然而,当到达僻静而隐蔽的野合之地后,两人心中灼热的之火便于瞬间熄灭,萨代之的是心胆俱裂的恐惧。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他们在茂密的草丛中发现了一具尸体,一具枯干的尸体……


  卷十 执念之剑(前编) 第一章 草丛干尸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
  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家传户晓的木兰辞说明了一个道理,就是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不但也一样能做,而且还能做得比男人更好。我国自古以来就有男尊女卑的封建意识,虽然建国以后随着社会发展,女性的地位得到大大提高,但根深蒂固的古老思想仍难以根除。纵使男女平等的口号已经叫几十年,但大多数父母还是为了得到一个能继后香灯的男孩而煞费心机。
  广东有句俗语说得好,“生仔好听,生囡好命”。意思就是生个儿子虽然能继后香灯,但只不过是说起来好听,能赚个彩头而已。生个女儿虽然不像生儿子那么有面子,但女儿大多都比较孝顺父母,晚年有女儿照料,自然比生儿子要好命得多。这句俗语虽然有些许酸葡萄的味道,但无可否认,事实的确如此。孝顺的父母的男性不是没有,但与女性相比,的确是少得可怜。
  说了这么多闲话,差点忘记自我介绍,我叫慕申羽,是一名刑警,一名神秘的刑警。其实,我本人并没有任何神秘之处,但我所隶属的“诡案组”却非常神秘。顾名思义,“诡案组”是专门负责调查诡秘案件的特别小组,而今次我们要调查的是一宗与男女有关的诡异案件,这宗案件就发生在建校才四年的理南学院……
  一大早,老大就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还向我摆出一副很“诡秘”的表情。他表面上是一脸严肃,但嘴角却不时往翘,感觉就像是脸部抽筋了。我很少能看到他这种表情,只有遇到天大的好事才会这样,我忽然有种不祥预感。
  “理南大学近期发现了多宗凶案,案中死者的死状都很诡异……”老大把一个档案抛到我面前,嘴角又不自觉地往上翘了一下。
  “那天不死人啊……”我没好气地翻开档案,但稍微翻看后就立刻跳起来叫道:“死者皆全身血液被抽干,如同干尸……这宗案子的情况怎么跟两年案子那么相似?”
  “你也觉得很相似吧!”老大狡黠地笑着,“或许,在这宗案子里能找到有关小相下落的线索。”
  “小相……”这个久违而又熟识的名字让我略感激动。两年了,自从两年前那宗诡异的古剑连环杀人案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小相,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在这两年间音讯全无。
  小相的母亲体弱多病,在他孩童时期就已经不在人世,父亲也因积劳成疾在他刚上大学的时候便撒手人寰,只留下年幼的妹妹见华跟他相依为命。也许,因为[小说在线阅读http://ecdh.net]年少时便要担起家庭重担的缘故,他的思想要比同龄人成熟得多,我从没听见他为自己命途多舛而抱怨,他总是勇于向命运挑战。
  小相曾经跟我说起年少时的事情,求学时期的他,聪颖、帅气、幽默,是大多数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艳史也足以成书。但是,父亲的离世使家庭的经济重担提前压在他的肩头上,为了家庭、为了生活、为了学业,他的课余时间基本上都被兼职所占据。不过以兼职的微薄收入,就不眠不休也只能勉强应付兄妹两人的日常生活开支,至于学费就力有不逮了。
  眼见哥哥每天如此辛苦地工作,独力支撑家庭的开支,当妹妹的又岂能袖手旁观呢?所以年幼的相见华也想学他那样一边上学,一边兼职养家。他当然不会让自己最疼爱的妹妹去做那些又脏又累的童工活,为此他作出一个沉重的决定——出卖色相。虽然对男性来说出卖色相也看不见了得有多大损失,不过面子上终究是说过不去,可是面对家中的困境,他也只能豁出去。当然,这一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诡案组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