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三生酒神仙醋最新章节三生酒神仙醋-46 · <<下一章 · 返回列表>>·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仙侠 三生酒神仙醋三生酒神仙醋-46

三生酒神仙醋-46

    三生酒神仙醋-46

续光棍了将近万年,才等得小妻子成年。他们第一次见面,是阿娘偷溜至蛮荒去,扮魔族要给阿爹来点教训,未曾想反而给阿爹来了个英雄救美,生生给镇住了。此后,对阿爹竟比养了她万余年的阿公还死心塌地,让本就苦大仇深的阿公更加愤怒了。  
   阿公嫁女嫁得十分不愿,对我阿爹,从来没有好面色。唯一给的一次好脸,便是阿娘产下我后,阿爹亲自至碧桃园报喜,阿公冷笑了三声。
   我的出生,有些坎坷。
   但凡天庭有名有姓出生的,不是天降异象便是百鸟朝凤。我上头已经有了二个哥哥,他们出生之前东王岛附近天象皆长年显现七彩祥云,颇令其他仙僚啧啧称奇。只是不知是否是阿娘仅有九分黄金蛟血统的缘故,二位兄长皆不是纯正的黄金蛟。爹娘多少有些失落,至我这一胎时,天边连朵火烧云都没有,只有魔族兴风作浪。此后提及此事每每总令我颜面无光。彼时阿爹阿娘更是不指望此胎能生出纯正的黄金蛟了。
   在一次魔族侵扰之时,阿娘不慎落了单,遭到群魔围攻。奇迹便发生在这一次。在阿娘力战体力不支倒地之时,妖魔的戟斧砸向阿娘不到一寸,千钧一发,从阿娘肚子里冲出一条金黄三头的巨蛟幻影,一个盘旋轰鸣,生生挡下群魔一击。赶来救我们的阿爹,刚好看到这一幕。
   三头与黄金粼片,几乎是上古蛟王的象征,几万年也难得出现一头。阿爹阿娘至此方知,孕育在肚子里的我竟是一条空前绝后万年难得一见的纯正黄金蛟,只喜得,仗也差点没心思打了。
   可也是因为我在危急关头激发了本能潜力护住阿娘,伤了胎气。未出生我多出的二个头便给封印了起来。阿爹痛悔得,差点连蛟王也不想当了。此事发展至后来,连远在一重天阀的女御帝姬也惊动了。
   女御帝姬何许人也,仙界仅次于天帝的存在。
   我第一次见到帝姬的时候,平空一条月白清影倏忽而至。我听阿娘念叨过,她有幸见过一次帝姬出巡,八抬大轿,仙幛绰绰,前头还有四位仙婢捧篮洒花清道,给我留下无限想象。未曾想真实情况如此简单潇洒,她后头甚至还尾随着一班畏缩探头探脑挑衅的妖魔。
   而后,就见得她清眸一抬,手中长剑化作三道清鸿,往东南正中三个角落分别一插,妖魔挑衅的鬼哭狼嚎立止,满世界清静了。
   早有了灵智,窝在阿娘肚子里奄奄一息的我也瞪大了眼珠。
   这便是一重天的传说女御帝姬,她甚至不必用半分睥睨眼神,只需往那里一站,便有与生俱来的排场。让粗犷不羁、久经血腥厮杀的阿爹也收敛了三分气势。我的崇拜之情,立即如天河泛滥。
  “帝姬万里迢迢前来护我夫妻产女,我们总得有所表示。”我听到阿爹阿娘商讨。  
   阿娘道:“一重天什么东西没有,天帝对帝姬言听计从,溺爱非常。咱们位处蛮荒,也没什么珍贵之物,便从生活起居,投其所好便是。”
   阿爹皱眉:“可是她既谢绝了咱们装饰一新的洞府,便是不喜奢华排场。天界众仙僚七嘴八舌讲了许多,竟没听说帝姬有甚么喜好,瞧这几日情形,帝姬身份尊贵,性子孤傲,独来独往,极不好亲近。”
   还是阿娘细心,否决道:“这倒未必。这几天我总瞧见有只白毛皮儿狐狸躲躲闪闪在帝姬身后,帝姬分明已发现,却未加驱逐,莫不是帝姬眷养的罢?”
   阿爹显然未曾注意什么白毛皮儿狐狸,只是闻言一拍大腿,面露喜色:“若帝姬爱接近此类扁毛畜牲,那是最好不过!山中别的没有,白狐狸黑狐狸赤发狐狸的,几头总有的。我这便令手下捉几头过去,给帝姬洒扫庭院!”
   我的阿爹阿娘一定不知道,他们短暂的交谈给我留下了阴影。
   在我们蛟族,但凡身份比较尊贵的,从来没有单独在族内修练的。我的二位兄长便分别投至北岳帝君与碧霞元君麾下修练阅历去了。我心知自己出生之后必定也将有此经历。握络拜帝姬,早理所当然地认为今后助我修行的主人非她莫属,此时一听帝姬早有了眷养的宠兽,无异天降霹雳。
   隔日,我果然注意到阿娘口中的那只白毛皮儿狐狸。
   我注意到,这不仅仅是一头白毛皮儿狐狸,这分明是一头公白毛皮儿狐狸!
   他窥觑帝姬的眼光,像看到肥美鲜嫩的肉串!
   我在阿娘肚子里,气愤得簌簌发抖.
   情势迫使我不能沉默下去了!我必需得早点从阿娘肚子里出来,纵然这使我有早产的危险,使我虚弱的身体一定更加虚弱,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一定得将这头可恶的公狐狸自帝姬身边赶走!
   阿爹唤来的几头灵兽中,以一只火狐狸最为出挑。我瞧它化为人形的样子,是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额间一绺红毛,两只大眼睛骨碌骨碌地转。一听底细是隔壁山头某洞洞主麾下服侍过的,因此端茶扫地甚至捏脚捶背样样难不倒他,颇为自满。阿爹阿娘很满意,我则认为帝姬不同寻常仙子,凭这狐妖那股谄媚劲儿还迷惑不了帝姬。倘若此妖能在帝姬与那公狐狸中间横插一杠,倒是美事一桩。因此也寄予重望。
   阿娘又亲自挑了一头小白老虎。小白老虎往地下打了个滚,化成一名八九岁的□,头顶垂鬓,滟滟的小嘴隐约还能看到二颗尖尖的小虎牙。只是神色有些呆,落地便傻了吧即地立在那。小样儿一看就是那种刚钻出虎窝,前一刻还在汲奶,没见过世面那种。甚至我怀疑这娃缺根经,稍入神便会忘了吞口水。
   帝姬僻的洞府与我们隔了一片山头。阿娘不敢唐突,候在外山放了一只飞鸟传信,半晌却没有回音,看来帝姬不在。我们又候了片刻,阿娘信步在附近转悠,我惊异地发现,不过数月光景,帝姬洞府旁边原本光秃秃的山头竟长起了一片杏林。此时正入冬,原本应是一片萧条的山上竟开了满坑满谷的花,烂漫得紧。杏枝上不仅开着花,还结着果。还有附近的桃李果树,原本几百年不曾开花一次,现今都与那杏树如出一辙,要花有花,要果有果,我都看呆了。
   小白老虎一入林子,眼睛粘在果子上再也移不开,口水嘀答嘀答地流。火狐狸则左顾右盼,贼眉鼠眼。一看就知道都是穷地方出来的娃。我敢用我的四对爪子打赌,它们铁定在想晚餐的事儿。
   可想而知,自几万年前天帝将这片疆土赐与黄金蛟王,从未有此奇景。
   阿娘啧啧称奇,杏林间仙彰一阵吹拂,一名粉色衣裙的美人托着果盘迎面走来,笑咪咪与我阿娘行了个礼。解释道:“小仙自一重天帝姬内苑处而来。因为见这片山头荒芜,擅作主张在此处落地生根,望此地主人莫要见怪。”
   阿娘赞叹道:“想来这满山的奇景,都是仙子的功劳。”
   美人微笑:“桃仙李仙的确素来与我交好。这漫山的花果却是因为帝姬。”她邀请阿娘品尝鲜果,阿娘随手拿了一枚杏果递给口水流到地下的虎妖。我对那果子兴趣缺缺,除了白皮毛儿公狐狸肉,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吃。
   杏仙与我阿娘寒喧:“听闻娘娘肚里头是位公主?”又道:“娘娘气色不好,需保重。”阿娘叹气,面上却十足温柔:“是。小妮子恐怕不是个省心的主儿,打从上次动了胎气,便有着急着出来的迹象。”
   阿娘说着轻轻抚着肚子,我在她肚子里舒服得直眯眼,忘了去同阿娘计较为何不同意我早产。
   我那点想早产的心思,很快便给无情地镇压了下去。
   听说东海有一种珠,对想造反的人zhen ya 效果特别好。前不久东海老龙王的侄子金锥蛟瞧上了人间某位王公大臣之女,半夜兴风作浪到闺女房里将闺女奸|淫了一次又一次。结果人家闺女不干了,隔日人一清醒立马抹了脖子,满腹愤恨一状告到阎王殿前。若换个别的小老百姓,这事铁定就过去了。偏偏闺女他爹在人间是有功之臣,帝王将相之命,天上还有一颗不大不小的星阙与他辉映着呢。阎王不敢怠慢,这一状又告到天帝驾前。东海老龙王一听祸从自家后院起,恼得立马龙须贲张,兜里摸出传说中那粒珠,凌空那么一掷!
   咱蛟族随便的蛟甚至霪乿的蛟何其多,给压成肉饼的这还是头一条。
   这些,是我从七嘴八舌的仆役们口中听来的。
   我在阿娘肚子里孕育了将近二千年,这类佚事,真听了不少。
   这天晚上,那颗怀疑砸死过人的珠子正静静躺在桌上的盒子里。令我不解的是阿娘面上压抑不住的喜色;阿爹则感激道:“这颗定神珠是东海老龙王最心爱的宝贝,也只有帝姬才有这么大的面子将它借了来。”
   帝姬仅仅微微一笑,小白老虎捧着自己两只爪子,间或舔了舔,二只大眼睛蓄着二泡傻泪,左边写着慌右边写着张,在帝姬后头阴影里缩成一团。
   而那头被寄予重望的火狐狸,此刻正无耻地盘在阿娘脚下。白日里阿娘将它与小白老虎留在杏林中,没料到一个时辰不到这脓包便火烧屁股逃了回来。阿爹阿娘以为他是教帝姬赶了出来,一问却道不是,它压根连帝姬的面都未碰到。而它慌张的原因,阿爹听着都气乐了。
   “帝姬的洞府周围,有股味儿——”阿爹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那厮委屈地强调:“大王,娘娘,是真的!我们狐族天生对气味特别敏感。自己中意的属地会留下特殊的气味。高阶狐仙特别是狐王等阶留下气味,等同于宣告领地所有权的意思。我今日所闻到的,分明是九尾天狐王才有的强大气息。我一个低等狐妖,可不敢闯入九尾天狐王的禁地啊!”说到这里,还没出息地簌簌发抖。
   我打心底鄙视它,真的。
   “九尾天狐王”一出,阿爹都动容了.
   我印象中爱留气味儿的,就属天界杨姓某仙家里养的那条狗了,据说此狗拴老杨家里头还好,一旦放将出来,每到一处,大柳树边、杂草堆里,轻则小便重则拉屎,还因此得罪了不少仙僚。打从第一回听到,我便很不以为然。说话凭良心,你说这个“九尾天狐王”与老杨家那条一个货色,能好到哪去。
   这只脓包狐狸既没用,阿爹便不打算将他留下,一巴掌将他扫到泥坑让他从哪来还往哪去。哪知这厮连滚带爬来到阿娘脚边,死死抱住阿娘的一条腿便不撒手,苦苦哀求,声泪俱下。
   他说了一句话,引起我的注意。
   他说:“大王,娘娘,小的若回去,定有祸事。求求你们收留我吧!呜呜呜!”
   阿娘奇道:“这是为何?”  
   脓包嚎道:“大王娘娘有所不知,我那洞主是名道法高深的母狐,她老人家无甚爱好,唯喜猎男色。我身上沾上的九尾天狐气味,定逃不过洞主她老人家的火眼金睛,局时定会招来天大祸事呀呜呜呜!”
   咦咦咦?发骚老母狐?若想个什么法子将那老骚狐狸招来,将那白皮毛儿公狐狸拿到骚狐狸洞里,帝姬她岂不就是公主我一个儿的了?

---暂over---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三生酒神仙醋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