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48章、再斩白修!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48章、再斩白修!

第748章、再斩白修!

    第748章、再斩白修!

    第748章、再斩白修!

    “可是——”百里路很想告诉方炎,两个人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这样的事情他百里大侠是做不出来的。太丢份。他可是要成为拳道宗师的大人物。

    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因为这样的事情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干——

    他有些气恼,跟方炎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总是情不自禁的被他把道德底限给拉到地平线以下。

    方炎说话的时候,shen体突然间高高地跃起。

    他的shen体就像是一枚冲天的炮弹,倒飞着冲向挂在墙上的白修。

    他的shen体在空中翻滚,然后一掌拍向白修的脑袋。

    呼——

    掌影绰绰,就像是有无数道排云掌要把白修给封锁覆盖。

    在和百里路的那场大战当中,白修已经受伤了。

    他的胸口被方炎刺了一剑,虽然被道痴宋插秧用一本珍贵古籍请了医痴秦无解给救了回来。但是,秦无解终究只是一名医生,他不是神仙。剑痕犹在,触及内腑的伤势也没能完全的恢复过来。

    他是一名伤员,拖着受伤的shen体和百里路火拼一场,在最后一击时动了真气,直到现在还呕血不止——

    那些吐出来的血不仅仅是新伤,还有之前的旧伤发作。

    现在的情况是旧伤加新伤,情况已经危险之极。

    对他们这样的人物来说,虫鸣叫叫,甚至花开的声音都能够有所感觉。方炎的话他自然全都听到了。

    他很想捂着满嘴的鲜血大吼一声:老子什么时候说过以一挑二的话?我都伤成这样了,我还要以一挑二——你当我是白痴吗?这到底是我在侮辱你还是你们在侮辱自己?

    当然,这样的话白修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如果他大喊大叫着说自己没有说那样的话,那不是表明自己怕了方炎和百里路的联手吗?

    他确实是怕——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不能够说出来啊。人要脸树要皮,小狗也想要一件花大衣。男人都是很要面子的,不然叫什么大男人?

    在白修痛苦纠结的时候,方炎的shen体已经从最高点飞流而下,就像是一颗闪耀的流星一般,照亮众人的眼睛,以一个无比曼妙唯美的姿势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掌未至,劲先发。

    白修的胸口被劲风吹得猎猎生痛,可以预见当方炎的排云掌真正的拍到自己胸口时会带来多大的伤害。

    怕是一掌下去,自己的胸腔都会被他打烂塌陷吧?

    白修的脚尖在墙壁上面一踢,shen体倒飞而去,手里的长剑被他从墙壁里面拔了出来。

    他的shen体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手里的长剑舞得密不透风水泼不进。

    无数道剑影纵横,无数点星光亮起。

    那剑影和星光朝着方炎冲来的方向笼罩,把他的整个shen体都给囚禁其中。

    于此同时,百里路也从地上爬了起来,哐哐哐地朝着白修所在的位置跑了过去。

    在他跑过的后方,乱石翻飞,犹如庞大的爆炸场面。

    在即将到达白修所在的位置时,他的双脚一跺,shen体冲天而起。

    嗖——

    他庞大的shen体变成了一颗炮弹,朝着白修半空中的shen影冲撞过去。

    “逆拳——”

    他一拳轰出,整条手臂青光大炽。

    那青光就像是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向他的整条手臂蔓延开来。就连他的右边脸颊都染上了青色的光芒。

    百里路的衣袖瞬间化成灰烬,细碎的粉沫在空中飘荡飞散。

    方炎和百里路一攻上路,一攻下路。两人上下夹击,把白修给包成了肉饼。

    轰——

    百里路后发先至,一拳轰向白修的下体。

    呼——

    方炎一掌排出,周围空气凝结,整个空间都发生扭曲。

    啪啦啦——

    这是空气燃烧发出来的响声,还有一股子焦香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白修的衣袍振荡,被黑绳束缚住的长发披散开来,随风飞扬。

    他的眼神凛冽,表情肃然。

    他清楚,这是他人生中最危险的时刻。

    比几个月前他躺在地上方炎一剑刺来的那一刻还要危险一些。

    上一次他也不过是被方炎给刺了一剑,他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后来又活了。

    不过,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就是死了。

    如果今天他没办法应对方炎和百里路这联手一击,他可能被这俩个人给拍成肉泥或者轰成肉渣——

    他们这是想要把自己肢解啊!

    白修无暇多想,所能够做的就是将惊雷剑的最大威力施展出来。

    这么想着的时候,那漫天的剑影化作成为一剑,那漫天的星光突然间熄灭消失不见。

    剩余的只有那一剑,那平平淡淡的那一剑。

    从繁花锦绣变成现在这般的平淡无奇,就连旁边的老尼姑们心里都有一些落莫的感觉。

    就像是一场大戏才刚刚进入高氵朝阶段,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它的爆发,但是演员们却开始收尾——

    惊雷剑之惊雷!

    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一剑,这也是白修死而复生后悟出来的一剑。

    他突破了自己的桎梧,成为真正的用剑大师。

    仅此一剑,他便可名列宗师之位。和百年前的天剑柳残阳一样,是最懂剑的剑客。

    白修明白了剑。

    剑是剑,人也是剑。

    人会生气,剑也有剑意。

    人的性格不同,所以会呈现不同的表态。剑亦如此。

    你开心的时候,舞出来的剑是开心的。你伤心时,挥出去的剑是哀伤的。

    你的生命受到威胁时,你的剑也同样感受到了威胁——

    倘若你的内心开始恐惧,那么,你的剑便最先开始恐惧,你甚至都没办法再掌控它——

    方炎做到了人贱如一!

    白修做到了人剑合一!

    不愧是燕子坞两个最杰出的年轻俊才。

    那看起来普通的一剑不再是剑,而是白修。

    它像极了白修,沉默、低调,却又狂妄,来自骨子里的骄傲无法隐藏。

    那一剑刺穿劲气,刺破牢笼,刺进那无处不在的空间里。

    那一剑直刺方炎的胸口,心脏的位置——

    那也是方炎杀他时所刺的部位。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白修寒声喝产量。“方炎,这是你欠我的——”

    这就是白修的骄傲。这也是那把剑的骄傲。

    白修的这一剑直刺方炎,他也只盯上了方炎。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想要一剑刺死方炎和百里路这等实力不在自己之下的高手,这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除非他们俩并排站在一起让自己穿成烤串。

    他无视了百里路,这没能得到百里路的感激,反而更加的仇视和痛恨白修——难道我就比方炎差那么多吗?

    这么想着的时候,百里路把自己吃力的力气都给使出来了——

    一剑!

    一拳!

    一掌!

    三种不同的攻击方式,三种不同的劲道气流。

    它们还没有碰撞在一起,但是那一剑一拳一掌所挟裹的真气就已经惨烈厮杀起来。

    漫天星光再起,漫天星光消失。

    一切又归于平静!

    百里路的shen体被摔飞了出去,扑通一声载进了荷花池里面去。

    百里路的shen体直挺挺地趟在荷池上面,就像是死去了一般。

    两个中年尼姑跑过去看了一眼,赶紧下水想要把百里路给打捞上来。

    虽然她们心里害怕之极,但是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如果那个人没有死透的话,她们却不闻不问,佛祖会怪罪的——警察局那边也有麻烦——

    “我没死——”百里路突然间睁开眼睛,看了那两个女尼一眼,出声说道。

    两个女尼吓得连连后退,还有一个一屁股摔倒在池水里面,就好像没有死的百里路比死去的百里路还要让人觉得可怕一些——

    “不过我受伤很严重。”百里路说道。“非常严重。可能真得会死——”

    两个女尼对视一眼,又一起走过去一人抓着一只百里路的手臂,想要先把他从水里面拖起来。

    方炎又退回到那群尼姑shen边,他的胸口多了一道口子,一道触及皮肉的口子。那翻开的皮肉正在向外渗出血水,汩汩而流,又急又快。

    白修消失不见了。

    其它的尼姑们都大惊慌失措,只有静惠老尼和另外一个年纪长一些的尼姑满脸担忧的跑到方炎面前,说道:“方炎施主,你没事吧——哦,你伤得很严重——”

    “谢谢师太,这个——我很清楚——”方炎微笑着道谢。毕竟,白修那一剑斩在他的shen上。伤势如何,没有人比他更加深刻了解了。

    “要不要报警?”

    “谢谢师太,我没事——”方炎还能够对老尼保持着和蔼的微笑,说道:“报警就免了,等到警察赶过来,坏人已经死了,他们就只能把好人抓走了——”

    “这种不要脸的事情,也只有你们燕子坞的贼人能够做得出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高空传了过来。

    众人抬头看去,一个shen罩黑袍的男人chu xian在屋顶。

    消失的白修正被他抱在怀里,白修已经昏死过去,脸上shen上都是血水。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