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74章 一城风雨(下)!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74章 一城风雨(下)!

第774章 一城风雨(下)!

    第774章 一城风雨(下)!

    第774章、一城风雨(下)!

    方好汉手心里的光华爆炸开来,就像是天空中突然间升起了一轮白色的太阳。(www.ecdh.net 华西书网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那炽烈的白光包裹住方好汉的shen体,也将头套男那漆黑的拳头给完全包裹起来。

    但是,它却没能够遮掩住头套男拳头本shen的颜色——就像是太阳上面的一块黑斑,就像是珠子上的一点瑕疵。

    黑色的拳头挟裹着劲气,带着吞噬一切的邪恶之气,狠狠地向着方好汉的shen体轰击过去。

    呼呼呼——

    狂风呼啸,劲气纵横。在他们俩人之间,形成了一个由劲气组成的白色能量罩。

    透明的能量罩里面,没有狂风,没有暴雨,没有任何的气流。他们完全地置shen在一个真空状态。

    能量罩瞬间chu xian,又瞬间消失。

    周围的雨滴被弹射出去,幻化成无数颗威力强大的子弹。

    咔嚓——

    有骨头断裂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是第一个回合的斗争,是肉与肉的碰撞,是骨与骨的厮杀,不知道是方好汉的骨头断了还是头套男人的骨头裂开了。

    “蔡家的野火拳——”方好汉在心里想道。

    华夏功夫有南拳北腿之说,南拳并不是指的是一种单独的拳路,而是指整个华夏南方的拳法都要优胜于北方。

    快、准、狠、又时时能够出新出奇。

    北方要以百里家的百里神拳为佼佼者,但是南方却有蔡李霍之说。蔡家的野火拳,李家的五擒拳以及霍家的迷踪拳都是精英之所在。也是支撑‘南拳北腿’这种说法数百年而不倒的中坚力量。

    方好汉是莫轻敌的徒弟,虽然那个老酒鬼师父并不算多么合格,而且还经常性地偷懒。但是,英轻敌却喜欢给方炎和他的两个徒弟讲解天下功夫的各种特点和妙用。

    蔡家的野火拳自然就在他的讲解之中,所以,方好汉乍一接触就认出了这种拳法的来路。

    “以不变应万变,以万变应不变。”

    不变的是他的用力方式,猛、凶猛、刚猛、猛到不行。

    而且,一旦开打就如野火燎原,来势汹汹,永不停歇。一幅要燃烧一切,把肉眼所见的草原、山川甚至地面上的黑土都给燃烧殆尽的架势。

    万变的是他们的拳路,他们的拳路有一百二十七种变化,这还是数年之前的官方数字。( )现在到底有多少种变化,怕是就连老酒鬼也不清楚了。

    野火焚城!

    头套男确实是蔡家的人,而且是一个很重要的人物。也正是因为他的shen份不俗,所以才用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用黑色的头套把自己脑袋给完全包裹起来。

    这一击,他使出了自己九成的力道。

    他要把方好汉——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大个子给一拳轰成一堆骨头渣子。

    “受死吧——”头套男人闷声喝道。

    轰——

    方好汉手心里的光华再次闪耀,就像是回光返照,或者说临死前的反弹,然后便消失不见。

    嘶啦——

    方好汉和头套男的shen体先是静止不动,然后就像是触了电一般,同时朝着相反的方向反弹而去。

    哧啦啦——

    方好汉的双脚在地面上快的滑动,划动着一波又一波地水流,一股子磅礴大力推动着他的shen体向后倒去。

    在后退的过程中,他缩小的shen体就开始不停地膨胀变大。

    咔啪咔啪——

    方好汉shen上的骨头不停地作响,等到他艰难地在雨水中站定时,他的shen体又恢复了之前又干又瘦的电线杆shen材。

    头套男的shen体整个腾空而起,倒飞着向远处砸去。

    他的shen体穿过雨阵,穿过旁边的绿化带,然后扑哧一声跌倒在地上。

    因为地面过于光滑,他的shen体落在地上之后又是一路滑行,一直撞到路边的广告牌才总算是停歇下来。

    “噗——”

    头套男的胸腔躁动不已,然后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在刚才的那一击中,他受伤了。

    他竟然受伤了。

    野火拳以用力刚猛著称,而且力方式非常的特殊。平时一击下去,就算是遇到绝顶高手也能够打得他们心血激荡,久久难以平息。

    可是,今天这个骨头怪物算是怎么回事儿?

    他直到现在还难以理解那两次光华闪耀的意义,按照他的‘内敛神华’之境界,以全shen的力道支撑,也不过是能够完成一次那种程度的攻击而已。

    他把力量收回去,然后再轰击一次——

    “这不可能。”头套男人摇头否认。

    这个怪物才多大的年纪,怎么可能到了传说中内劲儿循环往复的‘天道境’?

    或者说,这是一门自己不知道的力方式?

    头套男挡下了方好汉的第一次‘光华闪耀’,但是shen体却被第二次莫名其妙的光华闪耀所伤。

    虽然说第二次的光华没有第一次的明亮,第二次的力度没有第一次的大——但是,足够将旧力已去新力未生shen体暂时处于空白状态的头套男给击成重伤。

    五脏六腑有移位的感觉,更加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他的右手手臂也是锥心般的疼痛。

    在战斗的时候,他听到了清脆的骨头断裂声音。

    不难想象,那正是自己的骨头不堪忍受重击时出来的声音。

    暴雨倾盆,拍打在他的脸上shen上。

    他的大半个shen体都浸泡在雨水,模样难以形容地狼狈。

    头套男突然间觉得有点儿后悔,他为什么要走这一程呢?

    在他听说自己将要面对的对手是太极一脉百年难遇的奇才方炎时,他心潮澎湃,却又不屑一顾。

    炒作,都是炒作。

    现在的社会啊,人心是越来越坏了。就连内江湖的一些人也沾染上了外面的那些恶习。

    功夫是一拳一脚日夜苦练出来的,能是包装和炒作出来的吗?

    他这次出来,就是要和方炎好好地战斗一次,揭穿他‘道门中兴’的不实面孔——

    今天出来执行任务时,听到自己可能没办法遇到方炎,他的心里还有一些不乐意。他就是为了方炎而来,连方炎都遇不着,他出来有什么意义?

    “什么?对手是方炎的一个小师侄?”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差点儿砸了吃饭的桌子。他对着那些人大声吼道‘这不是侮辱人吗’?

    现在他才知道,别人没有侮辱自己,最侮辱自己的人是自己——

    “这不是侮辱人吗?”头套男想起这句话,就想把自己的脑袋给埋进这雨水里面最好永远都不要抬起来才好。

    方好汉才不在乎头套男在想些什么呢,反正他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而且大家也没有什么交情。

    方好汉的shen形站定之后,扫了一眼头套男的位置,就快地朝着他所在的方向奔跑过来。

    “把他做掉再说——”方好汉在心里想道。“反正也不过是顺路又顺手的事情——”

    不得不说,和方炎在一起相处的时候久了,多少会染上一些方炎那种宁死不吃亏拼命占便宜的性子出来。就譬如现在,反正他已经把对手给打倒了,如果再顺手把他给解决了,那自己就算是有所损失——损失看起来也不是那么大不是?

    当然,一百个头套男也不能和他的小雅相比。一百万个也不成。

    咔嚓咔嚓——

    方好汉的shen体微躬,朝着头套男所在的位置俯冲而去。

    嘎——

    他的shen体急转圈。

    在他转圈的同时,一颗子弹从他的shen体边沿穿棱而过。

    独眼龙一手驾车朝着头套男所在的地方冲去,一手举着银色的手枪对着方好汉扣动扳机。

    方好汉的shen体朝着汽车的侧面避开,在面包车即将从他的shen边穿过时,他突然间跳跃而起,从打开的车窗玻璃里面跳进了面包车的车厢。

    独眼龙大惊,他刚才就看到了方好汉会缩骨。但是,这小子钻洞的本事也太厉害了吧?

    他要是知道方好汉在认识莫轻敌以前的专业,大概就不会出这样的感叹了吧。

    方好汉的钻洞度快,独眼龙反应的度更快。

    他在现方好汉chu xian在自己shen边之后,立即就举枪朝着副驾驶室上面的方好汉扣动扳机。这个过程没有丝毫的停顿。一分一秒都没有。

    咔嚓——

    他扣动了扳机,但是却并没有任何子弹射出来。

    子弹呢?

    子弹呢?

    我的子弹呢?

    霹雳啪啦——

    方好汉把手里卸下来的子弹丢在地上,然后一把从独眼龙的手里抢过手枪,然后用重重的枪shen狠狠地砸向狠眼龙的脑袋。

    咔嚓——

    咔嚓——

    咔嚓——

    才砸了两三下,独眼龙的脑袋就血肉模糊起来。

    他的额头布满了鲜血,那唯一的一只眼睛也因血水入浸而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你想死——我就送你去死——”

    独眼龙面目狰狞,咧开嘴巴疯狂大笑。

    他一巴掌拍在车子方向盘上面的一颗红色按钮上面,然后他所乘坐的面包车‘轰’地一声四分五裂爆炸开来。

    绿色液体四处飞溅,面包车的车shen被迅地腐蚀成一股股的浓烟。

    (ps:刚刚从外面吃饭回来,小情人抱着奶瓶和《女巫温尼》吵着让我给她讲故事,被我严肃地拒绝了,我要给你们写故事。

    这是昨天晚上的微博,想着无论如何都要写出来一章。

    结果,无论如何也写不出来一章——脑袋晕晕沉沉,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