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78章、大战来临!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78章、大战来临!

第778章、大战来临!

    第778章、大战来临!

    第778章、大战来临!

    “疯狗?”柳树抚摸着自己脸上的狼首面具。自从他的脸被割伤之后,他就再也不愿意用那受伤的脸示人了。只要出门都会在脸上戴一张看起来阴森恐怖的狼首面具。今天也不例外。“正常人都能够听出来我这只是质疑,你们兰家又不是以前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正常人都知道,我早就脱离兰家独立出来创业——”兰山谷眼神阴厉地说道。

    “是啊。因为你创业成功,所以你们家老爷子又把龙图集团的股权全都奖励给你了——”即便柳树的脸被狼头面具给遮住,在场所有人还是能够感觉到他那强烈的嘲讽意味。“在座的没有一个蠢人,你们家玩弄的那点儿小伎俩是不是可以收起来了?”

    兰山谷咧开嘴巴笑了起来,说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杜青已经被废掉了,大战才刚刚开始,我们就损失惨重。不过这次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家族,我们都需要全力以赴,不要有任何的侥幸心理——如果在座的几位都不能够团结一致的话,就有可能会被他们各个击破。那个时候,我们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你觉得,只要我们全力以赴,就会有胜利的机会?”将上心看着柳树问道。或许是带着那诡异面具的原因,又或许是他的性格使然,这个男人全shen上下都带着一股子阴险诡诈的气息。让人看到都有一种心生寒意的感觉。如果不是方炎的话,将上心实在不愿意和这样的怪人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没有。”柳树干净利落地说道。

    “那你还要让我们去和他们拼命?”

    “只有和他们拼命,只有让他们付出代价,才能够让他们正视我们的能量,才能够让他们心生畏惧,对自己的行为产生自我怀疑——将家灭我们很正常,但在他们的构想里,自然是顺手而为,不用大动干戈。可是,如果他们屡次出手都遭遇激烈的狙击,而且付出的代价一次比一次大,那个时候他们就不得不小心谨慎起来。强制而为,只会给他们的竞争对手提供机会——”

    “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将家遭遇激烈的抵抗,只会激发他们的凶性——我了解将家人,他们太爱护自己的脸面了。只要他们出手,就一定是不死不休,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将对手碾灭才行——不然的话,他们会成为别人嘴里的笑料。这样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会做的。”

    “有什么区别?”柳树的视线掠过将上心,看着方炎说道:“他们已经出手了,必然就会不死不休,不把我们消灭绝对不会收手——既然这样,我们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兰山谷看向柳树,笑着说道:“这么说来,你们柳家是要和将家不死不休了?”

    “那要看你们对此事的态度。”柳树声音冰冷,说道:“如果你们全力抵抗将家,柳家也绝对不会置shen事外。如果你们只是拿一个人的力量出来,那么柳家也绝对不会舍全家之力出来和人玩命——到时候柳家死了或者残了,你们却风生水起重新抱上#将家的大腿——这样的事情柳家是绝对不会做的。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你们能够去抱将家的大腿,柳家也能够做到。”

    在座的几人都是方炎在花城可用的铁杆心腹,大战还没有开始,这些人倒先争吵起来。

    他们不仅仅代表的是个人,而且代表的是一个曾经很显赫现在也仍然很显赫的家族。个人的利益是不是和家族的利益是一致的?家族愿不愿意赌上家族未来的命运和他们站在一起?

    这些事情实在是太复杂了,就连方炎也没有更多的解决办法。

    在他们唇枪舌剑的攻击时,方炎捧着茶杯安静地喝茶,不阻止也不发声,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们。就像是想从他们或激烈或刻薄的话语中看出一些什么端倪一样。

    直到听到柳树说‘要死大家一起死要活大家一起活’这样的话后,方炎才从那种仿若恍神的状态中脱离。

    方炎看了看柳树,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兰山谷和将上心,笑着说道:“要活大家自然是一起活的,但是如果要死的话,我希望是我一个人去死——”

    “大少,你可别说这样的话——”兰山谷赶紧阻止。“大家是同一条船上的战友,船被人凿沉了,谁又能够活命?”

    “我没有那种意思——”柳树也解释着说道。“我是希望大家能够绑在一起,别被人给逐个瓦解了。”

    “我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将上心咯咯娇笑,说道:“如果没有你的话,我可能早已经死在巴黎——我说一句话陆姐姐可不要生气,我的命是你的,你要是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去。”

    “我不生气。”陆朝歌看了一眼将上心,说道:“我的也是。”

    方炎摆了摆手,说道:“有一件事情我们必须要承认,将家之所以发动这次攻击,他们最痛恨的人是我——当然,如果是仅仅痛恨我,他们也不会愿意下这么大的本钱来做这件事情。还是因为利益,如果我不在了,你们能不能保住魔方,能不能保住朝炎的利益?”

    “我和将家是生死相搏,你们和将家是利益相争——就算失败了,也不过是损失一些利益而已。找人说一些软话,咬咬牙出让一些利益,这是大家都能够接受的事情。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如果需要死,就让我一个人去死。但是,如果你们愿意保护自己的利益而和我站在一起做一些事情,我就已经感激不尽。”

    兰山谷眼神闪动,然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大少,在说那句话之前,我需要先回去和老爷子商量一番——”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

    倒是柳树率先表态,说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只要柳家能够拿出来的,我们绝对不会吝啬——这一次,就让我柳家做先锋。”

    将上心看着方炎,说道:“我没有什么可拿出来的,唯一所拥有的还是你们给的——唯有死战而已。”

    陆朝歌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紧紧地握住了方炎的手。

    他生,已生。

    他死,已死。

    方炎笑了起来,举起手里的茶杯,说道:“世间如此美妙,大家还是尽力而活吧。”

    “为了活着。”

    所有人都举起茶杯,和方炎的茶杯轻轻地碰撞在一起——

    中午的时候,将家真正的攻势终于到来。

    先是柳家的货船在海岸被海警扣押,说是有人举报他们涉嫌走私。航海公司的负责人李明珠去找海警交涉,海警那边拒不松口。李明珠同意他们检查船只给予自己公司清白,但是海警又说前面排队检查的船只太多,一时半会儿恐怕轮不到他们——

    要知道,货船运货都有一个交货日期。如果规定时间内不能交货,将要赔偿大笔的违约金。

    他们扣押了柳家一百多艘货轮一万多个货柜,几乎把整个柳家掌控的货运公司都给查封了。先不说柳家无法在规定时间交货将要给客户赔偿多大的一笔资金,仅仅是船运公司每天的损失都是一个天文数字——

    柳家是以航海和货运起家,他们从这一环节上面动手,然后引发整个产业链条的崩溃。

    只要他们一天不放手,柳家就一天没办法交货。一天不交货,就要多赔偿别人多一倍的违约金。

    更重要的是,所有的客户都会明白,和柳家合作是没有安全保障的,以后还有哪家公司愿意找柳家合作找他们运送货物?

    这对柳家的打击是致命性的。

    兰山谷的日子也不好过,他脱离兰家之后创立了一家贸易公司。这几年在帮朝炎销售魔方产品时倒也赚了不少,公司迅速扩张,现在初具规模。

    但是,今天贸易公司突然间被人查封,说是他们涉及到偷税漏税——

    方炎不清楚兰山谷有没有偷税漏税,但是,说一句实在话,整个华夏有几家公司不偷税漏税?就连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在想方设法的到处找发票好拿回去报销呢。

    兰山谷之所以被盯住,也只是有人想要动他们而已。

    销售公司被查,销售渠道断裂,自然就影响到了魔方的发货和销售,影响了消费者的购买和下面的市场需求——

    不仅仅是兰山谷遇到困难,就是兰家也遭遇他们的疯狂打击。兰家掌控的两家上市公司都爆出丑闻,一开盘就被跌停——而且按照现在的趋势,可能一时半会儿也难以恢复,引发抛售狂潮。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兰家的股票和废纸没有任何区别。

    最让方炎愤怒的是,将上心在去龙图集团掌控大局的时候遭遇了车祸。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