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79章、你不讲究!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79章、你不讲究!

第779章、你不讲究!

    第779章、你不讲究!

    第779章、你不讲究!

    将上心从方炎这边离开后,就直接坐车去龙图集团上班。越是动乱的时刻,就越是需要他们这些管理者去总部坐镇。将家想要收购将上心手里的龙图集团股份失败,自然不会再对这家公司手下留情。兰家和柳家那边都遭遇巨大的危机,他们如何对龙图集团出手还不可知——但是,越是未知的事物越是让人提心吊胆难以安宁。

    将上心的车子在东湖路向左拐的时候,一辆满载家具的大货车闯过红灯,朝着将上心乘坐的奔驰车的侧面横撞而来。

    幸好将上心发现及时,急忙吩咐司机朝着道路中间的绿化带撞过去。车头撞断了绿化带中间的栏杆,然后调头朝着相向的方向逃跑。

    大货车刹车不及,紧跟其后也撞在绿化带上面。车shen倾斜,然后整辆车子都轰隆隆地翻倒在马路中间,车子上面的大型家具散落一地,将整条道路的交通都给堵塞住了。

    将上心的保镖们冲了过去,想要控制货车司机。但是等到他们赶到时,货车司机已经消失不见,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将上心给方炎打电话说起这事,方炎让她先不要去公司,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呆着。将上心坚持要去,说如果她今天被吓退了的话,就正好中了幕后那些人的圈套。将上心说起‘那些人’的时候咬牙切齿,看来这次刺杀事件让她对她的‘家人们’恨之入骨。

    方炎无奈,只得让青狼派一批青红精英到龙图集团负责将上心的安全。青狼对方炎的话无不应从,立即调了一组人过去龙图集团执行任务。

    也幸好青红的底子深厚,不然在各方面都需要用人的情况下,家小业小的还当真支撑不住。

    相比较兰家柳家遭遇的巨大危机,朝炎科技却风平浪静,什么异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好像将家人把它刻意的遗忘或者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方炎和朝炎科技地关系似的。

    但是,这在方炎和陆朝歌看来并不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所有人都清楚,朝炎科技是方炎和陆朝歌的朝炎科技,也是秦家的朝炎科技。如果将家对朝炎科技动手,那就自然会激怒秦家,逼迫秦家对他们做出反击——这显然是不明智的。

    将家不动朝炎科技,自然是不想激怒秦家。但是,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性,将家和秦家达成了共识,以牺牲方炎和陆朝歌来换取他们对整个朝炎科技的掌控权。

    朝炎科技拥有让全世界能源产业都眼热不已的魔方,魔方就是一只可以不停地生金蛋的母鸡——就算是秦家那样的家族,也难以抗拒它散发出来的强大诱惑。

    如果秦家当真和将家达成了秘密协议,这对方炎来说是一场灾难。

    “也不要把结果想得太坏。”看着方炎站在花城地图前眉头紧锁的模样,陆朝歌心疼不已,出声劝解着说道:“或许他们只是忌惮惹怒了秦家。以朝炎科技现在在秦家整个产业布局里面的重要地位,他们攻击朝炎就是攻击秦家,秦家一定不会忍耐——他们的动作很谨慎。”

    陆朝歌没有去朝炎科技坐镇。在将上心上班路上发生车祸之后,方炎就阻止陆朝歌去公司上班。他不想陆朝歌再遭遇同样的事情。他不敢冒险。

    他可以输,但是绝对不会拿陆朝歌以及shen边亲近之人的生命去赌。

    再说,就算陆朝歌不去,朝炎科技也能够稳得住。秦家的人都在那边坚守岗位,就算将家对朝炎出手,想必他们那些豪门世家也更有共同语言。

    “我需要去一趟燕京。”方炎沉声说道:“我需要去一趟秦家,我要和他们谈一谈。”

    陆朝歌点头,说道:“好,是要去和他们谈一谈。”——

    漆黑,阴暗。还有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道在空气里面飘荡。

    杜青过了小半辈子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所以对血的味道特别熟悉。

    按照杜青的shen份地位,是不应该被带到这样的禁闭室关押审讯。他应该有更好的条件,他在花城结识的人脉关系会站出来帮他说情,把他当作贵宾看待——这才是一位帮派大佬的幸福监狱生活。

    对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来说,监狱外面和监狱里面天壤之别,但是,同样在监狱里面,他们和那些普通犯人的生活也是天壤之别。他们在监狱里面的待遇是很多犯人在外面也享受不到的生活。

    可是,杜青显然是享受不到这些福利待遇的。

    他在走进这幢大楼之后,就被关进了一个独立密封的房间。房间狭窄,除了一个提供给犯人拉撒的破桶之外别无它物,没有桌椅,也没有床,只能够在地板上休息睡觉。因为房间太小,shen体没办法伸直,睡觉的时候还得躬着腰shen。

    杜青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他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就坐了下来,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一夜无话,没有任何人过来干扰。

    天亮之后,他就被带到了这间稍微宽大一些的审讯室。

    杜青知道,肉戏开始了。

    以前还给人做小弟的时候,倒是时不时地被抓到局子里关上几天。现在想想,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了?

    十年?还是二十年?

    真是遥远的记忆啊!

    哐当——

    审讯室的铁门被人推开,一个戴着眼镜的瘦小男人走在前面,两个shen穿制服的高大男人跟在后面。

    在他们进来之后,shen后的铁门又哐当一声合拢。

    眼镜男人站在杜青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审视了一番,笑着说道:“杜老大,好久不见,风采依旧。”

    杜青看了一眼眼镜男人,沉声说道:“落魄囚犯,哪能称得上老大?汪队长可别取笑我了。”

    “杜老大太谦虚了,谁不知道你是花城的地下之王,跺一跺脚就能够号召数万小弟为你卖命——每天日进斗金,黑道白道谁不给你几分面子?”汪德全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一脸打趣地说道:“想不通啊,实在是想不通啊——威风赫赫的杜老大跑到警察局自首来了,而且还落到了我汪德全的手里。杜老大,你还记得当年咱们俩的那点儿情谊吧?”

    “记得。”杜青点了点头。“当年你到我的场子里收保护费,被我的兄弟抬起来丢出去了。”

    “杜青,你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吧?”汪德全眼神阴厉,寒声说道。

    “怎么会没有想到?”杜青笑得云淡风轻。“干我们这一行,分分钟都有可能被人给一枪干掉。被人砍断手脚或者一枪打爆脑袋——什么样的结局我没有想过?现在也不过是到一个我以前经常来的地方坐坐而已。已经比我想象的要好上许多了。”

    “杜青,你以为这次只是来坐坐而已吗?你知道你得罪了谁吗?”汪德全哈哈大笑,说道:“你结交了那么多的权贵,怎么这次没有一个人打电话替你说情?你再想想,这个局里数百号人,怎么偏偏轮到我来审讯你——杜青,你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吗?”

    杜青看着汪德全,说道:“我说过,有些事情我比你更加清楚——你们问吧,能说的我全说,不能说的一个字也不会说。”

    啪——

    汪德全把手里的一份案宗丢在杜青面前的铁皮桌子上,说道:“杜青,这是你自首的笔录,你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杜青没有去碰那些文件,说道:“应该说得我全都说了。”

    “你再好好想想——”汪德全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点燃,说道:“仔细地想一想。如果你想不到,我的这些下属很乐意帮你回忆回忆——我们这边条件简陋一些,一些审讯手段和刑罚工具不及你们那些玩黑吃黑的家伙先进狠辣,但是——如果杜老大愿意指点一下我们的工作,我想我们一定会有所改进的。你说是不是?”

    杜青抬头看向汪德全,说道:“我知道你想要什么。”

    “杜老大是花城有数的聪明人,你当然知道我想要什么。”

    “你们想让我咬人。咬一些无关紧要的人。”

    “怎么能说是无关紧要的人呢?他可是花城的大人物,就连杜老大都唯他马首是瞻,这样的人物我可得罪不起——不过,既然他和杜老大关系密切,你做的那些事情怎么可能没有他一份呢?你说是不是?”

    “是我做的。”杜青的手指头轻轻地敲击着桌面,说道:“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看,你这么说就实在是太不聪明了——”汪德全摇头叹息。

    他使了一个眼神,立即就有一个shen材高大的男人将一叠报纸按在杜青的后背上面。另外一个警察手持铁棍,狠狠地砸向那些报纸上面。

    砰——

    报纸发出沉闷的响声,杜青的shen体猛地向前扑倒过去。

    杜青的胸口撞在铁皮桌子上,很快又抬起腰背挺直脊梁

    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渍,看着汪德全说道:“你不讲究。”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