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80章、我杜青预定了!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80章、我杜青预定了!

第780章、我杜青预定了!

    第780章、我杜青预定了!

    第780章、我杜青预定了!

    “讲究?”汪德全看着杜青哈哈大笑起来。杜青受罚他的心里有一种一雪前耻的快感。当年他还是个小警察的时候,杜青高高在上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跑去找他的场子收一些保护费——哦,不,是管理费,杜青竟然敢指使手下小弟把自己给抬出来丢在大街上面。

    随着时间的流逝,职位的升高,他越难对当年那桩事情释怀。那件事情就像是一根鱼刺,深深地扎在他的喉咙间出不来也下不去。

    杜青,他一个流氓头头,凭什么敢这么对待自己?

    他记恨了很多年,也等待了很多年。

    如果不是这次杜青主动自首,如果不是有人想要把他踩死,他是绝对不会暴露出自己对杜青的丝毫不满——谁让他现在是赫赫有名的商业大亨呢?

    但是,偏偏他就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偏偏他就不得不到警察局来自首,偏偏又有人把他送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偏偏加在一起,他再不知道好好把握,那他也枉受委屈那么多年了。

    现在,杜青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就是自己让人把他给活活打死——也可以说是他心脏病突发嘛。反正他查过杜青的资料,杜青shen上的小毛病不少。

    汪德全就像是听到了全世界最好听的笑话,捂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来,说道:“讲究?我没有听错吧?一个流氓头头告诉我说我不讲究?这算是什么?就像是一个杀人犯告诉我们说——你们不尊重法律。哈哈哈,杜青,你老糊涂了吧?这样的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得出来?”

    “你不讲究。”杜青没有笑。他的额头鲜血淋漓,血水顺着脸颊滑落,让他有一种凄厉又阴狠的气质。“当年你不讲究,现在你仍然不讲究。”

    杜青看着汪德全,说道:“你知道当年我为什么让人把你丢出去吗?别人过来,我都是好烟好酒孝敬,份子钱一分都不会少。但是你和他们不同,你不讲究,直接把我们应交的钱给提高到两倍。你破坏了规矩。如果我那一次答应你,你会很快就把这笔钱给提高到四倍,八倍,十六倍——一直到我们承担不起的数额。帮派份子也是人,他们也需要看场子,也需要洗盘子,需要给客人服务才能够赚到钱——你直接拿走了这么多,你让他们怎么活?”

    “当年的事情早就已经过去了,我说得是现在——”

    “俗话说三岁看到老,现在的你和当年的你仍然没什么变化。”杜青的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就像是在嘲讽汪德全的不长进一般。“你现在还是一点儿也不讲究。你应该清楚,大家的shen份地位到了一定的层次,大家都好聚好散,和气生财不是?我知道你肩负重任,所以我不会让你为难。应该交代的我全都交代,我的交代就等于是替你在上面有个交代——”

    杜青轻轻摇头,说道:“我替你考虑,你却完全不替我考虑。”

    他回头看了一眼shen后那两个负责动刑的黑衣男人,说道:“这算是什么?玩刑逼?”

    “你不聪明,所以我就只好想办法让你变聪明一些。”汪德全声音冷洌地说道。他不喜欢杜青的眼神,他不喜欢杜青的笑容,他不喜欢杜青都已经沦为了阶下囚还敢用这样的眼神对待自己。“杜青,如果你醒悟过来的话,就赶紧告诉我们实情,告诉我们真相——是不是有人指使你做出那些事情?是不是还有其它的事情向我们隐瞒?”

    “汪德全,我可以坦白的告诉你,方炎是个好人,是个以后就算死了也可以上天堂的好人——他不会指使我做那些事情,他要是知道我做了那些你想当然的事情会立即和我绝交。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成功者都像你想的那么龌鹾,也不是所有人都像你所想的那么不择手段——我说过,应该说的我已经说过。你想听的,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

    “天堂有路你不走——”

    “行了行了——”杜青摆了摆手。手臂摆动的时候,手上的镣铐哗啦啦的作响。“这些台词我比你熟悉,而且说起来比你有气势多了。你们准备做什么?赶紧开始吧。”

    “有骨气,讲义气。”汪德全拍手大笑。很快的,他的表情就阴沉如铁,喝道:“给他松松骨,让他清醒清醒。”

    砰——

    又是一记铁棍击打在杜青的背后。不,是背后垫着的那些废弃报纸上面。

    砰——

    砰——

    砰——

    一棍又一棍地砸下去,每砸一次杜青的shen体都踉跄地朝着前面扑倒过去。他胸口的腔骨撞击在铁皮桌子上面,发出‘啪’地声响,很快他又挺直脊梁坐了起来。

    几十棍下去,杜青反应的速度越来越慢,起shen的时间也越来越久。

    但是,每一次,当那shen后的铁棍把他击打趴下去的时候,他总会再次坐直起来昂首挺胸的坐在那里。

    之前只是嘴巴呕血,现在连鼻孔和眼睛都开始在流血。

    他的内腑受伤严重,shen体后面的骨头都快要断裂开来。

    这是一种把里面的骨头内脏给打烂但是外面却看不出什么皮外伤的特殊刑逼手段,杜青知道自己当真有可能会被他们活活打死。

    砰——

    shen后又挨了一棍。

    杜青的脑袋趴在面前的桌子上,好半天没有动静。

    汪德全走到杜青面前,伸手抓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拉了起来,看着他满脸血水的狼狈模样,声音冷酷地说道:“杜青,你应该已经知道现在的局势了吧?有人想要你死,我也不想让你活着——说吧,说出来,我给你一个解脱。啧啧啧,堂堂的青红老大,却要承受这样的耻辱,就是我看着也不落忍啊——杜青,说吧,说出来,我给你尊严。活着或者去死——都让你体体面面的。”

    “汪德全——”杜青睁开沉重的眼皮子,看着面前一脸狰狞地男人,说道:“你不讲究。”

    “是,我不讲究。”汪德全并不否认。

    “你不讲究,我也可以不讲究——”杜青说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你是杜青啊,花城有名的流氓头子啊——”

    “是,我是杜青,花城有名的流氓头子——你说,如果我死了,死在你的手里,你会怎么样?”

    汪德全咧着嘴巴冷笑,说道:“杜青,怎么着?这是图穷匕见了?威胁我?你也不想想,你一个将死之人,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

    “汪德全,你知道吗?我杜青虽然女人无数,但是一生未婚——”

    “知道,风流浪子嘛。像你们这种坏事做多了的男人,生怕自己生儿子没屁#眼儿——”

    “我没有妻儿,所以我没有任何顾忌——汪德全,你有。你和我不一样。”

    “你什么意思?”汪德全的脸色一僵,沉声问道。

    “你不讲究,所以我对不讲究的人也可以很不讲究——汪德全,我相信你,我可能会死在这里。但是你想过没有,我杜青徒子徒孙数万人——你能够把他们一个个地抓起来?一个个地全部整死?你抓不过来,你也整不干之鱼,他们就会找上你的家人,找上你的妻子儿女——”

    “汪德全,从来没有人对你说过这句话吧?说实话,虽然我是个流氓头子,但是我觉得做人做事要讲究。我认为各人犯的错各人承担,祸不及妻儿——所以,我也从来没对别人说过这样的话。觉得没风格,很丢份。”

    “但是,今天——”杜青剧烈地咳嗽着。他用手捂着嘴巴,然后手心里面就全都是新鲜的血水。他用手肘撑着桌子,一点点地把自己的shen体给撑起来。

    他抹了一把头发,让它们显得不要那么凌乱。强打起精神,再一次让自己的脊背挺地笔直。

    他shen上的格子条纹马夹干净笔挺,让人觉得雅致。他shen上的黑色西装和黑色风衣沾上了血污,也仍然让人觉得绅士。

    他看着汪德全,声音嘶哑却无比地强硬:“今天我就破一回例——汪德全,你的妻小,我杜青预定了。”

    “你——你在威胁我——你——”

    杜青不再看汪德全一眼,转shen看着那两个动刑的高大男人,说道:“辛苦了,不敢劳驾二位——你们歇歇手,我自己来吧。”

    那两个高大男人看着杜青平静冷峻的表情,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

    这个时候的杜青有一股子慑人的威势。

    就像是一头恶虎,即使它受伤惨重,也绝对不容那些鸡狗相侵。

    “谢谢。”看到那两个高大男人退开,杜青咧嘴对着他们微笑。

    然后,他猛地把自己的脑袋磕在面前的铁皮桌子上。

    哐——

    哐——

    哐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