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86章、他强任他强!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86章、他强任他强!

第786章、他强任他强!

    第786章、他强任他强!

    第786章、他强任他强!

    这次的谈判算不上成功,所以方炎的心情还有一些沉重。暂时还不能回去,至少他还需要做一些努力。

    时间尚早,方炎没有直接回秦倚天的别墅。

    方炎下楼之后,牧鹰已经在门口迎接。

    方炎让牧鹰把他送到红墙门口,牧鹰没有多问点头答应。

    豪车上面,方炎坐在后排想着心事。

    这样的结果,有些出乎方炎的意料之外。

    他想过秦家的那个女人会答应出手帮助,毕竟,她是那样的聪明人,她清楚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有利于秦家的。

    当然,他也同样想过那个女人会拒绝。将家已经给他们开出了那么大的利益,秦家内部的呼声又那么强烈——如果他们不想和将家撕破脸,或者说不想和将家现在就进入你死我活的恶性战斗之中,那么,她会毫不犹豫的拒绝。

    但是,他没想到厉新年会提出这样的交易——听起来有些荒谬,根本就不像是她那种级别的女人应该做出来的事情。

    和秦倚天联姻,这样的事情对方炎确实有百利而无一害,而且能够解了方炎和将家不死不休的困局——听起来确实很让人动心。

    但是,方炎既然已经有了叶温柔,甚至还要对陆朝歌负责,他又怎么敢去招惹秦家的小公主?

    如果自己答应了和秦家的联姻,以秦家的强势以及厉新年的精明,他们是万万不允许自己再和叶温柔或者陆朝歌有什么关系的。那样的话,他就要彻底地和那两个女人断绝往来——方炎不能那么做。

    这样的付出也是方炎所不愿意接受的。

    “还有,她说自己喜欢秦倚天——”

    方炎在心里左思右想,难道自己当真表现出来了些什么?难道自己也不了解自己的内心吗?

    “秦倚天——”嘴里咀嚼着这个听起来十分威风百般霸气的名字,心头却荡漾起一层又一层的苦涩。

    那个之智慧若妖的女孩子,倘若知道了今天谈判的实情,自己又当如何自处呢?

    每一个人都活得如此艰难!

    牧鹰注视了方炎好一阵子,沉沉叹息着说道:“我之前说过,将家的立场就是我的立场。但是,我心里其实是希望你能够和秦家合作成功。”

    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看着牧鹰英俊绝伦的面孔,说道:“谢谢。无论如何,我们都是朋友——”

    牧鹰点了点头,说道:“即便是我需要向你出手的时候,我们也仍然是朋友。”

    方炎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对,就算是你需要向我出手的时候,我们也仍然是朋友——不过,我希望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因为那样会死人。我不想死,也不想让你死。”

    “我不想死,也不想让你死。”牧鹰附和了方炎的话,眼睛深邃迷人,说道:“当真会有那一天到来?”

    方炎没有回答牧鹰的问题,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牧鹰,问道:“你和秦家的关系很密切?”

    “我是在秦家长大的。”牧鹰笑着说道。

    “你姓牧。”

    “秦家有一个‘优才计划’,每年都从家族内部或者世界各地收集英才进行特殊培养包装。我应该算是武术方面的英才,所以就成了小姐shen边的保镖和司机。”

    牧鹰说得简单敷衍,倒不是他有心想要对方炎隐瞒什么。而是每一个大家族都有一些核心的机密——谁知道方炎向他询问这样的问题是不是在打探秦家的虚实呢?

    方炎点了点头,说道:“有钱就是好啊,可以做很多事情。”

    牧鹰笑笑,说道:“你也很有钱。夫人很少夸人,但是却没少从她的嘴里听到朝炎的名字。”

    “如果只有钱没有实力,那些钱还是会被强盗给抢走——我现在需要的是实力。”方炎认真地说道。

    车子在和红墙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牧鹰带出来的是秦倚天的专车。像他们这样的特殊车辆都在国家有关部门进行过备案,所以也不想让有关部门对他们的到来有过多的解读。

    方炎下车之后让牧鹰回去,牧鹰等到方炎的shen影走远才重新上车离开。

    方炎已经成了玄部的供奉,所以出入红墙并不是太过艰难的事情。

    他迎着微风和暧阳,进入第一道门岗后,然后大步走在了通往中心小岛的拱桥上面。

    这座桥通向华夏国权力核心,平时不对外界开放。除了有政务往来或者是一些特殊人士,一般人是没有办法踏上这座大桥的。

    也就是说,凡是能够踏上这座桥的都不是普通人。

    这么想着的时候,压抑的心情才稍微得到了一些缓解。

    自己不是一个普通人!

    方炎正快步向前走着的时候,听到shen后有车辆响动的声音。

    方炎赶紧退让到一边,等待shen后的那辆车子从他shen边先穿过去。

    没想到的是,那辆黑色的红旗车却在方炎的shen边停了下来。

    后座车窗摇下,一个国字脸男人向着方炎看了过来。

    “方炎?”国字脸男人沉声问道。戴着幅眼镜,却难以掩饰他的凌厉眼神。

    方炎暗自提防,他感觉的到这个男人对自己有很深的敌意。

    “是我。”方炎说道。“你是?”

    “将育农。”国字脸男人说道。

    方炎瞬间了然,原来是将家的人。将家对自己有敌意,恨不得杀自己而后快。

    可是,现在正在将家碾压自己的时候,将家的重要人物停车下来和自己打招呼——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里说话不方便。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一程。”将育农面无表情的说道。

    方炎想了想,拉开后座车门上车。

    方炎坐在将育农的shen边,更能够感觉到他shen上具备的威严权压。

    将育农也同样在打量着方炎,说道:“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少年英才。”

    “谢谢。”方炎的道谢很没有诚意。“都说将家家风严谨,英杰辈出,我也是仰慕已久。”

    将育农眼里的厉芒一闪而逝,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说道:“别人说这句话,我们还可以半真半假的听听。但是这句话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可就没有一点儿仰慕的味道了——将军令因你之事被驱逐出家门,将军行又在你手里连续吃了好几次大亏。就连我的亲弟弟都死在你的手里——”

    方炎赶紧否认,说道:“这种无凭无据的话可不能乱说。将军令是自已作孽,把自己给作死。将军行志大才疏,一心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结果越是努力越是证明自己无能。至于你的亲弟弟——我都不知道你的亲弟弟是谁,怎么能说是我杀了你的亲弟弟呢?幸好刚才我没有录音,要是我录音了的话,就凭刚才那句话我就可以告你诽谤。”

    将育农笑笑,说道:“如果我需要把你送到监狱,所以那些事情我才需要证据。我不需要那么做,所以很多事情就不需要证据了。”

    “我明白你们行事的风格手段。”方炎笑着说道。“你们不想用法律来解决问题的时候,就证明你们想私下用暴力来解决办法——这两样都是你们所擅长的。”

    “方炎,和秦家谈得很不愉快吧?”

    “怎么可能?”方炎冷笑着反击。“如果你在秦家安排有间谍的话,你应该清楚,厉老师今天早晨特意邀请我陪她吃早茶喝咖啡——哦,对了,我叫她厉老师,因为我当年也做过老师,对老师这个shen份很亲切。我们相谈甚欢,聊了一个多钟头。原本她还想留我在家里吃午饭的,但是我接到了紧急电话,所以只能提前结束。不过,厉老师还是让秦家的保镖牧鹰亲自送我过来——你刚才没见到牧鹰的车?”

    “这么看来,你们的谈判已经成功了?”将育农脸上的嘲讽意味很明显。

    “那是当然。”方炎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完全无视将育农的表情,说道:“你们将家就等着面对我和秦家的联合打击吧。”

    将育农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说道:“方炎,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能够成功了。像你这样的人物,确实是很讨人喜欢的啊。我们是初次见面,我就觉得你这个人和别人的都很不相同——你有一股子精神在。一股子反抗的精神在。不管对手是谁,不管面临什么样的局面,你都能够做出不知羞耻的反击。”

    “这一次是真心要感谢你对我的欣赏。”方炎笑着说道。“如果要不是这一股子精神在,我早就被将军令给踩死了。变成一滩烂泥,一堆杂草——我还是方炎,但却没有人知道方炎是谁。”

    “可是,你准备好了吗?迎接更大的风浪?”

    “我是學太极的,太极核心理论里面有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在摘出来和你共勉:他强任他强,我操#你老娘。”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