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88章、对手难寻!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88章、对手难寻!

第788章、对手难寻!

    第788章、对手难寻!

    第788章、对手难寻!

    公孙旗的瘸腿都快要气好了,他指着方炎说道:“你还想有下次?下一次我无论如何都不和你一组出去执行任务了——你这人太阴险了,我会被你给活活坑死。”

    “怎么会呢?”方炎笑着说道。“这一次咱们一起组队遇到那么危险的状况不也一起活着回来了?咱们兄弟俩肩并着肩背靠着背已经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下一次我保证不坑你就是了。要是你再受伤晕倒,我一定会等你醒过来再带你出去和接应的人汇合——”

    “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受伤晕倒?怎么不能是你受伤晕倒我背着你出来?”

    &nbs※⌒,♀anshub★a.p;“你一定没有看过吧?里面有一个帅气大叔说了这样一句话:每个人都应该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晕倒是你擅长的事情,背人是我擅长的事情。”

    “你快走你快走,我这里不欢迎你。”公孙旗连忙摆手。他现在打不过方炎,又说不过方炎,他担心自己会被方炎给活活气死。

    方炎没有走,他一屁股坐在廊檐下面的椅子上,看着公孙旗说道:“你继续练习,我坐一会儿就走。”

    公孙旗在院子里站了几秒,然后拄着拐杖坐到方炎旁边,看着方炎阴沉的脸,问道:“将家对你动手了?”

    “你知道这件事情?”方炎疑惑地看着公孙旗,问道。

    公孙旗冷笑,说道:“你还没有进玄部的时候,我就把你的底细给查了个干干净净。你得罪了将家,得罪这样的豪门贵族——当时我就想着看看你到底怎么死。没想到你能够坚持活到现在,倒也算是一桩奇迹了。”

    “知道这些——”方炎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道:“我如果说是的,将家把我逼得走投无路,我现在的日子惨不忍睹,随时都有可能一脚踏空万劫不覆——这样会不会让你心里好受一些?”

    “会。”公孙旗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

    “——”

    “不过,我欠你一条命。”公孙旗一脸认真地说道。

    “嗯?”

    “我欠你一条命。”公孙旗避开方炎审视般的眼神。他俊郎的侧脸竟然有一些羞红,说出这样的话让心高气傲的他实在是太尴尬了。“虽然我很不喜欢你的处理方式,但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如果不是你把我从死亡森林里面背出来,我现在已经死了。可能shen体里面的血液都被那些吸血玛蝗给吸干——”

    “不会的。”方炎低声安慰着说道。“你的尸体会被千年宫的祭祀抬回去火葬——这是他们那里的习俗。入乡随俗嘛。”

    “——”

    看到公孙旗凶狠的眼神,方炎双手拱了拱,说道:“你继续煽情。说实话,我还挺喜欢你多愁善感的样子——

    “——”

    “没有了?”方炎有些失望。

    “欠债还钱,欠命还命。”语境破坏,那种煽情的话公孙旗也就没办法再说出口了。他冷冷地盯着方炎,说道:“我欠你一条命,所以会还你一条命。如果将家杀了你,那我就替你杀将家一个人——你说吧,杀谁?”

    “真的?”方炎两眼冒金星。

    “真的。”公孙旗毫不犹豫的点头。这件事情他想了好久,虽然有些违规,但是——谁让自己的命是别人救回来的呢?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这么义气刚烈。

    “你不会骗我吧?”

    “大丈夫言出必行。”

    “太好了,你能去帮我把将惜福那个老家伙给一刀捅死吗?那个老头子太装逼了,让人没办法相处——包得饺子还那么难吃,差点儿没把我给咸死——”

    “——”公孙旗脸上的皮肉抽啊抽的,看起来非常痛苦的模样。

    “有困难?”

    “有困难。”

    “有什么困难?”

    “我不能杀将惜福。”公孙旗说道。“我师父都不能杀他。他没招惹我师父的情况下,我师父都不能碰他。”

    “为什么?”

    “因为他是将惜福。”

    “——你不是大丈夫。”方炎说道。

    “——”

    “你也没有言出必行。”

    “你让我杀将惜福——”

    “对啊。是你刚才自己说的,你的命是我救的,那么说来你的命就是我的——我想杀将惜福。如果我有两条命的话,我就会用一条命去杀将惜福。现在我有两条命了,所以我就要用你这条命去杀将惜福——”

    公孙旗痛苦地闭上眼睛,他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将会无地自容,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隙钻进去。说道:“我没办法替你杀将惜福,但是我公孙旗说过的话绝不反悔——谁杀了你,我就去杀了谁。”

    方炎想了想,说道:“我要是死不了呢?”

    “那我就谁也不用杀。”

    “你这种报恩方式实在太偷工减料了——”方炎生气的说道。“要不,我告诉你谁会杀我,你先去把他杀掉?”

    “万一你又说将惜福怎么办?”

    “不会的。我知道杀他的难度和后果——你去把将军行给杀了吧?”

    “——”

    “看来这个也不行。”方炎站了起来,说道:“你安心养病吧。我回去了。”

    公孙旗看着方炎的背影,看到他快要跨出自己小院的大门,这才出声说道:“我会试试。”

    方炎背对着公孙旗摆了摆手,抬脚跨出院门离开,留给公孙旗一个高大又高深莫测的shen影。

    “他到底有没有相信——”shen后的公孙旗喃喃自语。

    离开了公孙旗的小院很远,方炎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起来。

    公孙旗这个家伙——有时候还是挺可爱的嘛。

    如果公孙旗当真能够帮他把将军行给做掉,这对自己来说也算是一个意外之喜。

    就算将家知道了大发雷霆,那这笔帐也要算在公孙旗的shen上,或者直接把神龙辛苦命也给牵引进来——

    方炎真是期待神龙和将家大战的辉煌场面啊。

    “何乐之有?”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间在耳朵边响起。

    方炎抬头看时,一个shen穿灰袍的老头正抬脚缓慢地朝着这边走过来。

    方炎看到他的时候,他在小径的尽头。当方炎看清楚他的模样时,他就已经站在了方炎的面前。看起来就像是道家的缩地成寸。

    说曹操曹操就到,才刚刚想起神龙辛苦命和将家的大战呢,转眼间辛苦命就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辛苦命依然是那幅干瘦无肉的模样,眼神清明疑惑地看着方炎,说道:“有什么高兴的事情?”

    方炎看着这个内江湖传说中的人物,说道:“就是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

    辛苦命自然不会相信方炎的鬼话,听到方炎的回答后脸上不见有任何表情,说道:“从公孙旗那里出来?”

    “是的。”方炎点头说道。“不管怎么说,公孙旗都是我的战友——曾经是。他受伤了,我过来看看都是应有之意。”

    “你想做什么?”辛苦命看着方炎问道。“你想要什么?”

    “你觉得——我是有所图谋所以才来看望公孙旗?”方炎冷笑出声。“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在死亡森林,我为什么又要冒着那么大的危险非要把他背回来呢?我一个人逃跑不是更安全更顺利?”

    “我不相信你对公孙旗有什么善意。”辛苦命直接了当地说道。“当然,我也不在乎你有没有善意。我可以纵容你,也可以毁了你。”

    方炎眼神冰冷地看着他,说道:“我也不在意你是在纵容我还是想要毁了我——因为总有一天,我会毁了你。”

    辛苦命的眸子有了一丝亮光,那不是害怕,也不是气愤,是兴奋。

    这种反应让方炎有一些气俀,这个老东西看来很缺少对手啊。

    “可惜,你的境界太低了。”辛苦命眼里的神光一闪而逝,然后遗憾摇头。“人生最难忘一战,当是与莫轻敌较技之时——可惜,匆匆数十载一闪而逝,再也找不到那种天纵奇才的高手了。余者众人,不堪一击。”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方炎直视着辛苦命的眼睛,以无比认真地语气说道。

    辛苦命看着方炎的眼睛和太阳穴位置,说道:“看来还是没有跨过那道槛——等到你什么时候跨过那道门槛,再来和我说这样的话吧。白白给人期待,这是不道德的事情。”

    辛苦命说完这句话,也没有再和方炎交流的意思,穿过方炎的shen体朝着前方公孙旗的小院走过去。

    走了几步之后,神龙辛苦命又转shen回头,看着方炎说道:“倘若轻敌回来,劳烦前来通知一声”

    方炎眼神一凛,说道:“这个请你务必放心,只要老酒鬼回来——我第一个赶来通知你。”

    辛苦命笑笑,说道:“还希望你能够理解。对手难寻啊。”

    “——”

    方炎就想着回去再和公孙旗商量商量,要是他一刀把自己的师父辛苦命给捅死死亡森林的救命之恩就两清——也不知道他同不同意?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