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分享到:
终极教师最新章节第790章、捉奸人! · <<下一章 · 上一章>>·为了保护您的视力健康,请勿长时间阅读,注意休息!
华西晨网小说 言情小说 终极教师第790章、捉奸人!

第790章、捉奸人!

    第790章、捉奸人!

    第790章、捉奸人!

    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校园暴力事件,一群男生殴打一名男生致使男生受伤住院,一群女生殴打一名女生撕她的衣络。高年级學生敲诈勒索低年级學生,‘放學别走’成了一句流传甚广的搞笑性口头语——

    有时候你不得不产生这样的疑问,學校里的孩子们怎么就充满了暴力倾向和杀气戾气?当然,事情也不是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前一段时间媒体报道了一起震惊中美的留學生绑架案,一群华夏留學生对自己的同胞进行绑架,逼迫那名女生在餐厅跪二十分钟,对她的残暴罪行还包括扒光衣服、用烟头烫伤乳#头,用打火机点燃头发、强迫她趴在地上吃沙子、剃掉她的头发逼她吃掉等,手段之凶残,令人发指。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国内,当然,国内也没少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些犯事者总是以他们还是群孩子或者‘未成年人保护法’给轻易饶恕,不是回去反省两天,就是写一篇所谓的检讨或者记过处份——看起来就跟没处分一样。

    但是,在那些犯事者以为这只是小孩子之间的‘过家家’行为,美国的法律却要把他们送进监狱和天价保证金的惩罚——

    孩子有犯错的权利,但是孩子没有犯法的权利。

    如果不能够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的事情仍然会在學校这种圣洁高贵的地方层出不穷。

    方炎曾经是一名老师,他希望學生能够更简单一些,更宽容一些,更轻松一些,也更愉快一起。

    不管是他之前教过的赵国栋等人,还是今天遇到的周琳等人,他们的行为都已经超越了底线。

    这不是學生之间的嘻笑打闹,而是对一个人的人生进行毁灭性的攻击——

    以白洁的性格,如果被周琳恶作剧似的把祼照发给學校里的每一个男生,白洁以后的人生将会变成什么模样?万一她要是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由谁来为惨剧负责?

    到时候会有人站出来说她只是一个孩子,她没想到这样的后果,她不是故意的——然后麻利的收拾行李转學逃跑。但是,那个毁掉的家庭怎么办?

    即便他们要毁掉的是白修的家庭,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方炎所愿意看到的。

    白修是白修,白洁是白洁。

    白修是杀人恶魔,可白洁只是一名學生,还是一名天性纯良的學生。

    所以,方炎看到这样的事情就格外的气愤,出手也格外的不客气。

    “还有事吗?”

    方炎出声问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或者那不是笑,是嘲讽。

    周琳还想要说几句场面话,但是接触到方炎那冷冰冰地眼神时,到了嘴边的脏话就怎么也没办法吐出来。

    她狠狠地瞪了白洁一眼,转shen朝着巷子口走过去。

    “周琳——”方炎出声喊道。

    周琳转shen,一脸畏惧地看着方炎。这个魔鬼,他还想要做什么?

    “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方炎笑着说道。“没关系,我喜欢有傲气的人。不管男人还是女人。”

    “——”周琳和他的小伙伴们一脸迷惑,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不过,如果你再敢在學校找白洁的麻烦——”方炎的脚尖轻轻地在地面上划了一圈,那坚硬地水泥地板就被他给割出来一个圆型的大饼下来。“你刚才说的每一件事情,我都会在你shen上做到。”

    周琳王小乐等人看着方炎的脚,看着那被他用脚尖给切割出来的水泥块,瞳孔胀大,满脸惊讶。

    这货是蜘蛛侠变shen吗?

    “还有事吗?”方炎问道。

    周琳王小乐等人的怒气尽消,就像是一群受惊的兔子逃离了现场。

    方炎转shen看向白洁,女孩子正满脸泪水地抱紧自己的胸口。她的头发凌乱,shen上的裙子也被撕开几道口子。后背的拉链已经被拉开了一部份,露出滑腻光洁的后背。

    方炎轻轻叹息,说道:“我送你回去。”

    白洁拼命地摇头,声音哽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方炎想了想,说道:“那我送你去——”

    他四处打量了一番,说道:“送你去酒店吧。”

    几十米外就有一家快捷酒店,方炎用自己的shen份证开了一间单人房,在前台小姐诡异的眼神注视下领着白洁上楼。

    进了房间之后,白洁的哭声才停止了。

    她抽出纸巾擦拭脸上的泪水,这一擦拭小脸就变成了艳红色。就像是熟透了的番茄似的。

    方炎看着白洁,说道:“你去洗洗吧。”

    白洁点了点头,转shen走进了洗手间。

    等到她再次出来的时候,脸上的泪水已经清洗干净,头发也重新梳理柔顺。让人意外的是,她仍然双手抱胸,走起路来小心翼翼。

    她低垂着脑袋走到方炎面前,说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方炎说道。“这样的事情,谁看到都无法容忍——”

    “能帮我一个忙吗?”女孩子出声问道。

    “嗯?什么?”

    “我的裙子坏了——她们把拉链扯掉了——”白洁尴尬地说道,小脸羞涩地都能滴出水来。“你能帮我——帮我用别针把裙子给别好吗?”

    “可以——吗?”方炎也变得有些小心起来。怎么感觉气氛有些不一样了?

    “可以。我书包里面有别针。”得到了方炎肯定的答复,白洁赶紧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找出一根别针,她把别针递给方炎,然后又转shen把自己的后背送到方炎的面前。这样方便方炎把后面的拉链给别上,避免裙子向两边掀开。

    白洁的皮肤嫩滑,有着年轻少女特有的青春光泽。她的shen材纤细,从敞开的部份能够看到她柔软的腰shen和完美的shen体曲线。

    她穿的是纯黑色的内衣,内衣的绷带勒在她的皮肉上面,勾出一个浅浅的凹槽。

    白洁的shen体绷紧,呼吸急促。

    她感觉的到方炎的眼神审视,她的shen体每一处都敏感之极。

    但是,她偏偏又没办法说些什么。这是自己央求他做的事情,这是她主动把近乎裸露的后背送到他的面前。

    像她这个年纪的少女,还从来都没有近距离的和男人这样的接触。这是一种即敏感又刺激的悸动,她感觉的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地跳的厉害,就像是要跃出胸腔一般。

    “好——好了吗?”白洁口干舌躁,shen体颤抖。她觉得自己必须要说些什么才行。随便说些什么才好。

    “还没开始呢。”方炎笑着说道。

    “嗯。”白洁嗯了一声。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反应。更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或许只是想向他证明,自己现在还是清醒的,自己一点儿也不紧张吧。

    方炎接过别针,把那两块不受控制向两边掀起的裙子给扎上,说道:“还缺少一根。”

    “啊?那我再找一根——”白洁急忙跳开,去翻找自己的包包。

    方炎笑笑,说道:“骗你的。已经别好了。你的裙子不会再掉下来。”

    白洁愣了一会儿,然后把包包的拉链拉上,转shen娇嗔着说道:“你这个坏蛋。”

    “——”

    不用担心裙子随时掉下来,白洁的心情就好了许多。

    她看着方炎,说道:“你今天要住在这里吗?”

    “看起来不用。”方炎笑着摇头。

    “反正房间已经开了——”白洁说道。“我给你泡杯茶。”

    白洁长期在面馆帮工,干起活来手脚麻利。

    很快的就端好一杯茶水放到方炎所坐的桌子前面,自己也捧着一杯白开水坐到方炎的面前,低头看着他说道:“我是不是很丢脸?”

    “没有。”方炎摇头。“丢脸的是他们。”

    “怎么会?又没有人敢欺负他们——”白洁自然不相信方炎安慰的话。

    “或许他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等到以后,他们会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而且,如果他们死性不改的话,他们终究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方炎一脸认真地说道。这一次不是安慰,他的心里确实是这么想的。“你没有做错什么,却遭遇他们这样的攻击——怎么会丢脸呢?”

    “我就是觉得——我不应该哭。”白洁说道。“其实我是不想哭的。可是看到你chu xian的时候,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一下子想到了我的哥哥,要是我哥哥在的话,他们一定不敢这么欺负我,我哥哥也不会允许别人这么欺负我——好久没有见到我哥哥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当然。”方炎坚定地点头,说道:“要是你哥哥在的话,他们一定不敢这么欺负你。他也一定不会允许他们这样欺负你——”

    快捷酒店的门口,一个头戴乌色毡帽脖子上系着一根围巾的男人凝视着酒店的大堂,就像是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冲上去捉个奸一样。

    (ps:小伙伴们快去看阅兵,让人热血沸腾啊!) 终极教师

【 华西晨网 http://www.ecdh.net 为您提供终极教师全文免费阅读!注册会员可获私人书架,看书更方便。】